<<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晋绥边区> 南下西进

铮铮铁骨爱中华——纪念父亲郭维屏加入中国共产党八十七周年
来源:晋绥红色文化网   作者:郭友苏   更新时间:2022-11-24   浏览:775



举国上下,普天同庆,喜迎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也迎来父亲加入中国共产党八十七年整。八十七年前的七月(1934年7月),我的父亲郭维屏,在山西太原的省立国民师范(第一师范)学校期间,加入地下战斗组织——中国共产党。当时,中国革命处于历史最黑暗、最低潮时期。中共党组织领导权被“左”倾领导把持,推行极“左”冒险主义,使白区革命力量损失几近百分之百,苏区根据地损失百分之九十,中央苏维埃政府和中国工农红军也被迫进行战略大转移——二万五千里长征,全国一片白色恐怖。


郭维屏

上世纪三十年代,山西被阎锡山政权掌控,国民党几经镇压清党,全山西省仅有党组织正式联系党员一百来人,其中,在太原市有七十多名,而且学生、教职员居多。父亲所在的省立国民师范学校,有党员二十多人。阎锡山经常对国民师范学校进行大搜捕。加入共产党,就意味着与国民政府相对抗,面临着砍头或进监狱。1934年3月,父亲同班同学郝一民(又名郝延祥,山西平遥人,文革前中组部干部处长)被抓走,1934年7月,父亲毅然决然的加入弱小、在野的中国共产党。

父亲入党初期,在太原做地下工作。1936年9月,因党员乔明甫(山西夏县人,文革前中组部副部长)被捕时身上搜出纸条,名单上有郭屏二字,父亲郭维屏因而被捕,被羁押于太原陆军监狱。经多次严刑拷打,逼供利诱,又与乔明甫当庭对质,双方都坚持互不认识,父亲始终咬定“我是郭维屏,不是郭屏”(父亲曾用名郭屏),坚持一字之差,最终取保释放。由于父亲意志坚定,保守党的秘密,保持革命气节,保护了在太原新城南街62号党的(地下)山西省委机关,包括省委书记张友清(陕西神木人,1942年牺牲),省委组织部长武永祥(山西平遥人,1940年牺牲)等的安全。

出狱后,父亲参加了统一战线旗帜下的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牺盟会)。经考试,被牺盟会举办的军政训练班第七连(又称七队、特派员训练班)录取,开始参加牺盟会领导下的武装抗日斗争。

无论身陷旧政权囹圄, 或是参加阎锡山名义领导的牺盟会,还是到晋西北地区当特派员,除在参加军政训练班七队参加党组织召集的会议外,父亲都严守党的纪律,隐蔽党员身份,保守党的秘密,保护革命同志,接受党组织单线领导。他充分利用统一战线组织公开、合法作用,组织宣传发动民众,率领民众进行武装抗日活动。

父亲加入中国共产党,经历中国现代史的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重要斗争历史阶段,经受血与火的战争考验,迎来新民主主义革命新中国的建立。

父亲的经历,或许不是那么惊天地、泣鬼神,不是多么英勇壮烈震撼,或许在中国现代史算不上最平凡的一页;但在山西牺盟会抗战发展史,在他的同伴、同乡、同学、战友、同事之中,他经历的艰难、困苦、凶险和惊心动魄,也是独特仅有的。在同时期参加革命的战友,在后方机关工作的同志,在经历相似但已牺牲的先烈当中,他是幸运幸存者,他活了下来。

期间,父亲既要应对日寇、伪军的侵略“扫荡”,又要防备“友军”、汉奸、土匪的武装偷袭。最悲催难过的是:敌情纷纭复杂,形势诡异多变,战斗警报时刻不断,生存环境恶劣凶险,还要被后方机关党内极左“小人”暗箭伤害。或许,这也是东方文化在吕梁山的黄河之滨所开出的“奇葩”。

父亲抗战时期经历的几件大事:


一、 静乐县初建自卫军

1937年6月,日寇军队在北京周边集结,频繁举行军事演习,南侵中国,攻占华北,意图明显。地处山西的牺盟会太原军政训练班第七队(特派员训练班),提前结束学员军训,父亲被派往地处山西北部静乐县,担任牺盟会静乐县第一任特派员,组织发动民众,进行武装抗日。

7月7日,日军在卢沟桥发动侵略,中国军队抵抗,“七.七”事变爆发。8月25日,中国工农红军被集体改编为八路军准备开赴前线。

9月初,改编后的八路军东渡黄河来到山西,120师进驻晋西北。

时任八路军120师358旅715团政训主任(政委)朱辉照(老红军、江西莲花人、开国中将),率领八路军工作团来到静乐。在朱辉照的领导下,父亲以静乐县牺盟会特派员和动委会(战地总动员委员会)主任公开身份,组织静乐县爱国青年3000余人,同715团刘达仁、彭德大、李建良等20余名八路军骨干,组建了晋北13县人数最多的静乐县人民武装自卫军(游击队),父亲担任大队长。

他们把新军决死四纵队总队长雷任民(山西平遥人,文革前外经贸部党组书记第一副部长))交予的100条枪,发给静乐县人民自卫军,在静乐县主要交通要道,设卡、设哨,清缴土匪,打击汉奸。收缴忻口前线溃败士兵的近千支步枪和弹药物资,全部送往八路军120师师部,解决了八路军来山西后扩编部队最急需的枪支弹药问题。此事被旧官吏县长姚淳告发,阎锡山来电追问,父亲连夜急赴太原。次日,经牺盟总会领导薄一波、牛荫冠(山西兴县人,文革前全国供销总社社长),以及(地下)山西省委组织部长武永祥等同志斡旋努力,父亲当面向梁化之(阎锡山表弟、牺盟会总干事)汇报解释情况,据理力争,慷慨陈词,梁化之当即决定把姚淳撤职。化解山西牺盟会抗战史著名的“静乐事件”危机,姚淳成为山西抗战以来,第一个被阎锡山撤职问责的县长。

二、 神池县组建游击三支队 率部与日寇交锋

1937年12月,父亲奉调晋西北北端神池县担任特派员,组建神池县游击队,不久编为岢岚中心区游击三支队,父亲担任支队长。

此时,日军进行南京大屠杀,杀害中国军民30万人,大屠杀阴影笼罩全国,震撼山西。阎政权官员恐日情绪严重,为逃亡各自准备,旧政权无人理政,旧军队混乱不堪,上下间忙于逃跑,部队各行其是毫无斗志,汉奸、特务猖獗,为敌指引带路效力。

混乱时刻,父亲从静乐来到神池。正值隆冬,天寒地冻,兵荒马乱,人心惶惶。神池是敌(日寇)、我、顽(旧军)拉锯地区,情况复杂,旧政权官吏已逃跑,共产党组织大部撤出城外,城内只有少数骨干坚守。父亲作为神池县特派员、游击队长,领导着共产党在神池县唯一抗日武装,同地下中共神池县委书记刘英(张重民,山西榆次人,1947年牺牲)以及李光清、郭寒冰等,继续坚守神池。

1938年3月,父亲在神池县虎北村,偕同三支队政委王屏(老红军、江西兴国人、开国少将),率领改编后的岢岚中心区游击三支队,配合八路军主力120师张(宗逊)358旅,在清陽嶺左翼打阻击,参加了八路军抗战史著名的晋西北“虎北战斗”。

120师358旅,与神池县县城赶来增援的日军第26师团黑田旅团部1000余日军在虎北村,发生正面遭遇战。张宗逊旅长亲自指挥,抢占有利地形,居高临下,向日军发起猛攻,在雪地里同日军勇猛战斗;父亲率领的岢岚中心区游击三支队,奉命赶来在358旅左翼,清陽嶺一侧,打击增援之敌。

虎北村战斗异常惨烈。日军炮火支持,炮弹横飞,气浪翻滚,气势凶猛吓人,八路军将士,无所畏惧,勇敢冲锋,近距离展开白刃战,与日军拼刺刀搏杀。三支队参加此次激烈战斗,把仇恨的子弹射向日军,大家冒着激烈的炮火,没有恐惧,只有仇恨,面对面与日寇交火,进行你死我活的激烈战斗。当晚将日军全部击溃,358旅又追击到义井镇附近。此次战斗共歼灭日军300余人,俘日军军官1人,缴获轻重机枪3挺,马步枪20余支。三支队战士经受日军炮火与战场血腥的严峻考验。

三、 阳曲县首任抗日民主政府县长

1939年5月,父亲奉调来到一年多时间没有牺盟会特派员,没有共产党组织活动,敌情更加诡异复杂的阳曲县,继续挑起牺盟会特派员千钧重担。

此前,日军对阳曲县反复“扫荡”,到处实行杀光、烧光、抢光,共产党阳曲县地方组织与牺盟会、动委会等遭到严重破坏,秘密的中共阳曲县工委已经撤销,阳曲县共产党活动全部转入地下,阳曲牺盟会由平川转移至山区。晋西北静乐中心县委,先后派两任阳曲县工委书记秘赴阳曲无果。共产党组织被压迫到阳曲边缘区域,驻地经常变换,党员间用假名字代号称谓,所称某区域某组织都是空架子,地下县委书记也以牺盟会协助员面貌出现,阳曲革命力量在夹缝中艰难生存。

父亲到任后,在八路军工作团肖靖(吉林双阳人,文革前吉林省副省长),太原中心区康世恩(河北怀安人,文革前石油部部长),新军决死四纵队雷任民、冯基平(辽宁法库人,文革前北京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等的领导帮助下,在平川地区,同日伪军、汉奸战斗;在山区丘陵地带,同土匪山贼战斗;在恶劣生存环境下,与天斗,与地斗;狼窝里杀敌,夹缝中苦斗。克服重重困难,战胜无数次危机,不惧苦难,不怕牺牲,英勇拼搏。伴随晋西北“打顽固”斗争胜利,经流血牺牲,顽强打拼,硬从各种势力范围圈里,抢出一块“红色地盘”,打出一片抗日革命根据地。终结了1938年以来,阳曲县共产党各系统组织被摧毁、被挤压、被销声匿迹局面。1940年1月,成立晋西北(晋绥)地区第一家县级根据地政权----阳曲县抗日民主政府,父亲被选举为首任县长。

四、参与弘扬刘胡兰英雄事迹

1941年8月,父亲遭鬼子偷袭负伤,后调晋西北(晋绥)六专署机关任民教科长、公安局长。1943年3月,参加晋绥党校学习整风。1945年9月,离开晋绥党校,分配回文水县当公安局长。

在文水期间,经历阎锡山四次重兵进攻文水,八路军数次与阎军战斗,共产党县政府多次转移撤退,文水县城反复易手。

1947年1月12日,刘胡兰等7烈士被阎军杀害。时任中共文水县委组织部长的父亲,受县委委托,慰问烈士家属,主持刘胡兰等7烈士祭奠活动,发放落实家属抚恤。执笔向中共晋绥八地委、中共中央晋绥分局,汇报刘胡兰英雄事迹材料,履行刘胡兰牺牲后追认党员事宜。向赴文水县慰问晋绥解放区前线将士的延安各界慰问团,提交刘胡兰英雄事迹文字材料,为日后毛主席重要题词奠定基础。延安各界慰问团,派专人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名义送挽联至云周西村。2月以后,延安《解放日报》,山西《晋绥日报》等各个解放区报纸,都刊登了刘胡兰的英勇就义消息,《晋绥日报》发表“向刘胡兰致敬”为题的评论。刘胡兰英雄事迹,由此走向全中国、全世界。

期间,国共两党在文水县反复征战,刘胡兰继母胡文秀“怕继续遭敌人迫害,将中共中央挽联焚毁”。毛主席为刘胡兰题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遗失。现在看到“生的伟大,死的光荣”题词,是毛主席1957年1月9号的第二次题词。1959年1月12日,山西各界人士和文水县群众一万多人,在文水县云周西村,隆重举行纪念刘胡兰英勇就义10周年暨移陵安葬大会,毛主席第二次题词被送往云周西村。

新中国成立后,父亲参加祖国钢铁战线的恢复生产,参加国家重点军工企业的生产管理,参加导弹总装工厂的建设试制生产,同战争年代一样,他继续奋战在生产建设第一线。他谢绝参加伤残等级鉴定,尽管他右臂战争年代致残。他从不关心自己级别待遇,不参加涉及个人工资级别评定会议。他常说:我有幸能活着,能活到新中国建立,能参加新中国建设,我早已超额,我非常知足。


抚今追昔,感慨万千,转眼间迎来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习近平总书记说:我们一定要牢记革命先辈为中国革命事业付出的鲜血和生命,牢记新中国来之不易。以史为镜、以史明志,知史爱党、知史爱国。我们一定要牢记红色政权是从哪里来的、新中国是怎么建立起来的,倍加珍惜我们党开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我更加怀念,历经战争生死考验,饱受各种摧残打击,一心一意干革命,舍生忘死为人民,甘做革命一块砖,东西南北任党搬,始终奋战在最危险、最艰苦的斗争第一线,不怕苦、不怕死、不弄权、不谋私、不争功、不害人,侠肝义胆,与人友善,不计前嫌,以德报怨,光明磊落,看淡一切,遵守纪律,清正廉洁,严于律己,殚精竭虑,忠于祖国,报效祖国——我最最亲爱、光荣、伟大的父亲。


2021年6月下旬,郭维屏之子郭友苏(右五)与儿媳同秦次森、韩伟、袁建平等晋绥儿女,应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组织,回访晋西北寻找父辈足迹。图为在忻府区研究会学术研究基地“晋绥文史馆”参观。

                     2021年6月19日

                        郭友苏

                   本网编辑:王洪英






62.9K


主管主办: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承办协办:忻州红色文化传媒中心

备案号:晋ICP备2022003905号 山西省忻州市光明东街光明花苑后二排小二楼

邮箱:601992476@qq.com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