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晋绥边区> 资料数据库

刘胡梁村来了一位地下党:绥南地委书记李云龙一段鲜为人知的经历
来源:耕者   作者:耕者   更新时间:2021-11-19   浏览:495

转发者语:耕者,是一位红色资源挖掘者。整理、撰写了不少红色文稿。但有个别照搬者连原创者名字都不署公开发表。在此,特将原创在我晋绥网转发。

刘胡梁村来了一位地下党:

绥南地委书记李云龙一段鲜为人知的经历


李云龙同志(1916年一1995年),曾任托和清工委负责人,绥南地委书记。

1935年3月参加革命,1936年加入共产党组织。1940年任绥远省绥西地委民运部长、组织部长和托和清三县工委书记兼绥南支队政委。1945年春任绥南地委书记、归凉县委书记。9月任凉城县委书记。1948年秋至49年春任托县县委书记。同年夏南下西安工作。1995年因病在西安去世,享年79岁。


李云龙与妻子白先蓉。1992年拍摄于陕西省地质局5号楼前。


中共凉城县贺龙纪念馆


李云龙的名字对于看过电视剧《亮创》的人来说是如雷贯耳。这是一个虚构的人物。

现实生活中却真有一位李云龙。这位李云龙在上世纪四十年代的抗日战争时期,在他未担任绥南地委书记之前以地下工作者身份曾在清水河县的刘胡粱、塔儿梁一带做过隐蔽工作。

这段鲜为人知的地下隐蔽战线工作是其子女根据李云龙所写的自传而整理披露的。

刘胡粱、塔尔粱相距较近,是清水河县黄河边的两个小村子。但这里盛产烟煤(大炭),据民国版(1923年)《绥远省调查概要.清水河县》记载,清水河黄河边产煤最多的地方有刘胡梁、挂罗嘴、色木塔、黑矾沟,这里煤质比较好,产量亦丰,均在光绪年间开采。日伪未侵占以前刘胡梁有煤窑11处,掏煤工人约200余人,每人每日可开采一千五百余斤。

由于这里产煤丰富,日本人占领清水河县后,便对这里的煤炭资源进行了控制和掠夺。围绕其周建立了栅稍也、土山子、榆树湾等日伪据点炮楼(俗称围子)。通过新修的几条军用公路将煤炭运往清水河、和林和归绥。

194O年12月,绥远区党委和绥西地委决定,把托和清工委作为绥南地委的基础来加强建设,同时将托和清游击大队(队长杨振华)改编为绥南游击支队隶属于绥南地委领导,由大青山骑兵支队派出一名姓宋的团职军事干部(此人后未到职)担任支队长,原游击队长杨振华任副支队长。决定李云龙任支队政委,李达光任参谋长。

1941年1月托和清工委根据绥远区党委和绥西地委(此时清水河以西部分地区归绥西地委管辖,称绥西托和清)指示,确定了当年工委的几点工作任务。

1:巩固和发展抗日武装力量。到本年年底绥南支队由二百八十多人扩大到千人以上,县政府领导的游击队扩大到三百人左右,每个党支部要组建三个地下游击小组,每小组十人以上,主要任务是搜集敌人情报,消灭汉奸特务。

2:巩固和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扩大游击区的活动范围。

3:在巩固和发展两面政权的同时建立人民抗日政府,保证大青山根据地党政军给养运送。

4:巩固和发展地下党组织,加强党的隐蔽单线活动。

5:建立四条地下交通线,一是保证与大青山根据地的联系,二是从清水河县到山西偏关与晋绥根据地联系,三是经准格尔到神木通过与马占山部下的统战关系与陕甘宁边区党中央的联系,四是与凉城、蛮汉山游击根据地的联系。

工委会议后,李达光和杨振华带领绥南支队到和林、归绥、凉城县接壤地区活动,打击敌人扩大游击区。

绥西托和清县长杨歧山以耳林岱(土左镜内)为据点,以此巩固发展托和清县政府领导下的游击队和两面派政权,在群众基础好的地方建立人民地下抗日政权,筹集给养运送大青山根据地。

李云龙以托县永胜域为据点,伺机向清水河、喇嘛湾发展,建立地下党组织及游击小组,全面领导托和清的抗日游击战工作。

李云龙在托县永胜域开展地下工作,那里有托和清工委的秘密交通站(张喜云故居,张喜云抗战时期曾在偏清支队任过职,活动于清水河境),李云龙在交通站落脚。有一次李云龙在張喜云家开会,突然被古城警察署的日本人和黑不浪堵在家中。喜云叔伯哥张旺急中生智说,这小子是我外甥,从口里过来帮我们锄地。并动手打李云龙,骂道,让你锄地,你就懒得不想动。李云龙趁机脱身出门。张旺后来回忆说,那次李云龙让捉住,必死无疑。张家十几口人也因窝藏八路罪必被杀害。

当托和清工委在李云龙、李达光、杨振华、杨歧山领导下抗日活动搞得顺利时,情况却突然发生了变化。

1941年的2、3月,日军集中了三千多兵力,对我绥西地区进行了残酷扫荡。面对敌人的三光政策,我绥西地委领导下的一个主力连长胡定良率队叛变。日伪根据叛徒胡定良提供的情报,进行了一周的搜山扫荡,发现可疑人员不是枪毙便是活埋。同时在敌伪内部开始清洗,捕杀与八路军联系的人,诱骗两面派政权反击立功。在形势恶化时,各根据地之间的联系中断,许多暗地为我抗日工作的发生动摇,抗日政权被摧毁,不少同志牺牲,如贾力更、朱启华、杨歧山县长就是在这次扫荡中牺牲的。李云龙的警卫员也当了逃兵。杨振华所带领的绥南支队在归绥县被敌人打垮,本人受伤被俘,不久遭杀害。



(缴获的日军迫击炮)


绥南支队被打散不久,叛徒胡定良带日军再次进山扫荡绥西地区。绥西地委书记王聚德和电台台长李智牺牲。经过两次扫荡,许多山区变成了无人区,我军无粮无草,只好树皮充饥,最后不得不宰杀马匹,连马皮也吃了。没有了根据地,居无定所,天天野营住石洞或山崖下,许多伤病员无医无药得不到救治。

大青山抗日斗争陷入低谷。

为保存革命有生力量,绥远区党委书记白如冰于1941年7月在绥西归绥县西凉召开会议,会议决定成立绥南地委(下设九县)同时撤掉绥西地委。绥西地委工作人员转入地下隐蔽开展工作。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李云龙被组织安排到绥中绥南地区开展隐蔽工作。

李云龙秘密地在这些地区扎根串连,访贫问苦了两个多月,建立了不少的堡垒户。同时对偏关、河曲、清水河、和林的情况特别是老百姓的生活做了调查了解。

在陶林县(今察右中旗)大西沟一个十分偏辟的小村里,他认识了一户姓贺的人家。经过多日接触观察认为很适合自己能利用的社会关系。更重要的是他准备到清水河一带活动,姓贺的在清水河有亲戚便于隐藏掩护。

这户人家叫贺来锁,原籍山西省偏关县贺家坤岩人,家中弟兄四人,老大仍在偏关老家,他是老二来陶林也十多年了,三弟贺银锁四弟贺来存逃荒到绥远清水河县刘胡梁村居住也二十多年(李云龙记忆有误,贺家是逃荒到了塔尔梁村居住。刘胡梁至今无贺姓)。


李云龙与贺来锁接触的时间长了,发现他有一棵爱国之心抗战之情,很愿意帮助李云龙并为抗日出力。

在贺来锁的帮助下,李云龙到偏关贺家坤岩村拜贺来锁的大哥为干爹,并化名贺来喜。这年春节前,贺来喜(即李云龙)在贺来锁(称二叔)带领下到了绥远清水河县塔尔梁村,以看望三叔、四叔名义住了下来。行前李云龙与干爹二叔商量将自己的身世作了周密的伪装。贺家在偏关贺家坤岩村是较富裕人家,后来日本人来了家里被抢被烧,无法生存下去,才出来投奔塔儿梁的三叔四叔,以图掏炭谋生。
为了巩固这层关系,绥中地委迅速帮助贺来锁一家解决些实际困难,主要是解决贺来锁一年的吃、穿、用等困难。为掩护方便李云龙工作,地委给他买了两头毛驴,一为骑行,更重要的是要在刘胡梁、塔尔梁村长期隐蔽工作,用毛驴在村种地到煤窑拉运煤炭,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李云龙到了三叔四叔家后,按照贺家的家规逐一认了亲,拜访了其他亲亲,这里面有一些在日伪据点当伪军的亲戚。这虽然出乎李云龙的意料,但为他接下来的工作带来了很大方便,无形中为他多了一层保护色。

距刘胡梁、塔尔梁不甚远有两座据点,即栅稍也和土山子据点,成立于1939年至1940年,驻有日伪军日伪警察九十多人,大部分是土左一带的人,有不少是蒙古族。

栅稍也据点是清水河县所设的第二中心据点,有中队长,日军指导官,配备武器有两挺重机枪,四挺轻机枪,步枪五六十支,掷弹筒两个,还有随军医生。军事力量强大,控扼清水河至柳青、老牛湾、土山子交通要道上。敌人也通过这条运输线将这里搜刮的物资主要是煤炭运往清水河、和林、托县和归绥。

土山子据点主要控制黄河,防止河西准格尔方向的国民党军和八路军。在老牛湾河底庙渠壕修了防河炮台,驻兵把守。

三叔贺银锁的大女婿姓云蒙古族,在栅梢也据点当一个伪军的小队长,与李云龙认了亲戚后便以兄弟相称。四叔贺来存早已病逝,其妻招嫁了据点里一个伪军军需官,因为这层关系,与李云龙走的也非常近。类似于这样与伪军结亲或当伪军的当地有十来户。有了这些亲戚作掩护,大大方便了李云龙隐蔽工作的活动,而且无形中增添了众多耳目。他虽身处白色恐怖之中,但也是耳聪目明,有惊无险。在亲友们的掩护下,李云龙能随便出入日伪据点。以他特殊的身份秘密宣传抗日,广交朋友,扩大关系进行组织建党工作,同时鼓动一些可靠的爱国青年参加伪军,打入敌人内部,收集情报,建立地下交通,做争取伪军的工作为大反攻准备力量。

1942年沿黄一带地下抗日活动进展顺利,先后在栅梢也、柳青、老牛湾日伪驻扎的地方建立了地下情报网和抗日组织。个别伪军小队长被我方策反过来暗中帮助我们。使敌人在这里往外运输煤炭的计划经常受到破坏而不能如愿得逞。

从1942年至日本人投降,这些据点的伪军基本上没有大规模出动扫荡我根据地。出于策略考虑,我军也没有在他们防区公开活动。
日本人投降后,许光达旅长在解放凉城时曾对李云龙说过这样一段话:

“这些据点(指栅梢也、土山子)的伪军起了作用,在他们的影响下,清水河的伪军都没有跑,也没对我军进行抵抗,还配合我军顺利歼灭伪军数千人”。


(日本人投降后,对汉奸公开镇压)

李云龙的隐蔽工作开展的非常有成效,先后打通了清水河至偏关抗日根据地交通线,清水河经和林、归绥到大青山绥中地委的联系。贺来锁当了这条线上的地下交通员。

建立党组织,壮大抗日力量是李云龙隐蔽战线的另一项任务。在清水河、偏关、和林搞地下工作期间,李云龙以卖菜籽作掩护,秘密发展党员,建立党小组,先后在四十多个村庄打下了秘密建党的基础。
1942年秋,从栅梢也据点传回消息敌人已掌握了李云龙的真实身份。李云龙按照绥远区党委高克林指示,迅速撤回偏关,并参加了1943年夏天的偏关整风学习。

1945年春,组织决定调他到绥南地委当书记。这是因为从1943年春到1945年春两年时间先后牺牲了三任地委书记。程仲一1943年春任绥南地委书记,夏天便不幸牺牲。接任着崔岩只当了几个月也牺牲了,后来张云峰任绥南书记不到一年也牺牲了。由于绥南抗日战争的残酷性,经绥蒙区书记高克林点名,区党委批准将李云龙调任绥南地委任书记。


土山子据点旧址。

据点有五间土窑洞,石墙石大门。解放时有一支偏关县的民兵大队将土围子拆毁。四十余年后本村人又重新整治装饰,恢复住人。现在又废弃了。


(缴获的日军电台报话机)


这是据点窑洞上的一块石匾。

碑文:巴盟清水河县老牛湾土山子警察队。成吉思汗纪元七三八年六月十三日立。另一侧刻警察队长、警长的名字。该匾被凿毁,后村民涂抹黄泥得以保存。是抗日战争日本侵略中国的历史遗物。


夏日,李云龙之子、之女从陕西西安来县里,与县文史委主任和作者合影。

作者:耕者

本网编辑:郝文俊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