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晋绥边区> 永远丰碑

晋绥军区“特唻冄頭等战斗英筿雄”、“模范工作者”:刘笃庆
来源:晋绥网   作者:   更新时间:2021-11-17   浏览:478

刘笃庆晋绥军区“特等战斗英英雄”,“模范工作者”。建国后曾任解放军军事科学医学院第六所政治委员。中共七大正式代表。1955年被授予上校军衔,荣获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

刘笃庆,1919年8月生,山西省平遥县人。1938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早年经历
1926年7月起在小学读书。1934年7月进山西平遥县立初级中学读书。1936年12月参加民族革命先锋队,秘密学习党的有关抗日救亡的宣传教育材料及刊物,参加抗日游行示威,进行抗日宣传和下乡组织农民协会,动员农民参加抗日游击队。
全国抗日战争爆发后
1937年10月在共产党员的率领下,到汾阳参加山西教导第二团学生队。11月教导团改编为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任决死队第四纵队第十一总队政治工作队政工队员。4月任决死四纵队第二十团第二连政治工作员,6月任第二十团第三连政治工作员,10月任第三连党支部书记。1939年6月任决死四纵队第二十团第三连政治指导员。10月在中共晋西北区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共七大代表。1940年2月任决死四纵队第二十团第四连党支部书记、副政治指导员,6月任第二十团第四连党支部书记、政治指导员。12月任决死四纵队第三十五团第三营分总支部书记、政治教导员、第三十五团总支委员。多次参加对日、伪军作战和反对国民党顽固派摩擦的斗争。1942年2月至12月到山西兴县进晋绥党校学习。同年12月至1943年2月在晋绥军区第六分区武工第二大队帮助工作。1943年2月起任中共晋绥军区第六分区武工第四大队副政治委员、党支部书记。4月任中共晋绥忻县第七区委委员。1944年8月至1945年4月任晋绥军区第六分区游击第三大队副政治委员、分总支书记。参加围困北同蒲铁路西侧的重镇——忻县蒲阁寨敌据点。1944年4月日军被迫撤出蒲阁寨后,6月晋绥边区行署、晋绥军区司令部联合发出通令,嘉奖围困蒲阁寨敌据点获胜的有功人员,受到嘉奖,被授予“特等战斗英雄”称号。7月,晋绥军区政治部指示各部队开展学习对敌斗争英雄刘笃庆运动。同年被晋绥军区授予“模范工作者”荣誉称号并出席该军区第四届群英会。1945年4月至6月作为晋绥代表团成员出席中共七大。
解放战争时期
1945年11月任中共晋绥边区忻县第六区区委书记、晋绥军区第六分区武工四大队政治委员。1946年9月任晋绥军区第六分区忻县支队政治委员、党总支书记。11月任晋绥军区第六分区第二十二团政治主任、党总支书记。1947年2月任晋绥军区第六分区党委委员,5月任晋绥军区第六分区第二十二团临时党委副书记。1948年9月任晋绥军区第七军(后称晋绥第七纵队)第二十师第六十团副政治委员、党委委员。参加太原战役、陕西扶眉战役及陇县固关镇三桥子战斗等。1949年8月作战负重伤后休养。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
1951年5月至11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高级步校政治部直工科科长、校直总支书记。11月任第一高级步校直属政治部主任。1952年10月起任解放军后勤学院保密处处长。1955年1月任解放军后勤学院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1965年11月起任解放军后勤学院政治部组织部部长。1970年8月至1981年8月任解放军军事科学医学院第六所政治委员。1981年离休(副军职离休干部)。因病于2005年1月12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6岁。

晋绥军区“特等战斗英雄”、“模范工作者”。建国后曾任解放军军事科学医学院第六所政治委员。中共七大正式代表。1955年被授予上校军衔,荣获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

刘笃庆讲述把敌人挤出蒲阁寨的故事



严冬的一天,我们晋绥六分区武装工作队第四工作大队,迎着晋西北高原强劲的山风,踏雪挺进到蒲阁寨附近。

蒲阁寨是敌人一个中心据点。周围三十里以内的村庄,都被伪化了。晋西北大块根据地,经过敌人一九四一年和一九四二年残酷的“扫荡”、“蚕食”、“三光”政策,也被分割成一块块了。我军虽然打了不少胜仗,却仍然没有扭转被动局面。一九四二年十月,林枫同志从延安带来毛主席“把敌人挤出去”的指示,使我们斗争有了新的方向。军区决定抽出三分之一的主力军,撒到各地带领民兵和广大群众去“挤”敌人,我们这支十二人的武工队,就是为执行这个任务来的。

从哪里开刀?经过调查了解,我们选了高家庄为落脚点。这儿是敌我斗争最尖锐、群众基础较好的一个村庄。忻崞支队也派来两个班,配合我们行动,我们便分三个组在各村展开活动。首先帮助当地干部整理恢复了各种抗日组织,派武工队的刘喜全兼任民兵队长,接着就大搞宣传,镇压罪大恶极的汉奸,摧毁伪联合公所,并且连续几次伏击了出来骚扰的敌人。经过三个月尖锐的斗争,迫使小股敌人再不敢随便出扰,提高了群众斗争情绪。

六月十七日,在高家庄头老槐树底下,召开一个群众大会。刘区长刚讲完话,民兵赵富根当先站起来,激愤地说:“我父亲被鬼子杀了,兄弟也被打死,我要和敌人干到底!”民兵副小队长杨书元接着说:“上次打鬼子,我受了伤。如今还没好,还能没有点血性!头割了也不过碗大个疤,怕什么?坚决把敌人消灭光!”随后,这个说:“有武工队,有忻崞支队,有民兵,只要心齐,完全可以制服敌人。”那个说:“空室清野,看鬼子有什么种! ……会一直开到半夜,武工队的杨新同志当场编了三条誓词:“不给敌人送一文钱、一斤面、一件东西;坚决和‘维持’分子作斗争;坚决把敌人‘挤’出去!”

这个会,成了高家庄人民的宣誓大会,群众的仇恨像火山一样迸发出来。消息传到附近各村,群众也纷纷表示:向高家庄学习!县委根据群众的要求,决定趁热打铁,和敌人展开一村一庄的争夺。武工队带领民兵不断到蒲阁寨据点附近活动,各村建立起情报联络点,监视出来扰乱的敌人。斗争很快伸展到距蒲阁寨五里的固庄和上柏色、何家庄……群众一起来,便一村一庄和敌人展开针尖对麦芒的争夺。到了七、八月间,敌人再想出来大肆抢劫、烧杀,一出据点就被民兵顶回去了。敌人要血洗高家庄、上柏色、何家庄的企图成了泡影。刘喜全又带民兵推到据点跟前,日夜监视敌人的行动。甚至把死猫烂狗都放到据点跟前,熏得敌人呕吐大骂。没多久,把敌人的维持区挤得由三十里缩小到五里以内,同三交据点的会哨也不得不停止。蒲阁寨一天天孤立起来。

人们的斗争情绪更加高涨,街头巷尾到处议论“挤”鬼子的事儿。大家都说:“毛主席的办法就是好,这挤敌人的‘挤’字就像金箍咒,箍得敌人整天嚎叫。”

斗争持续到第二年秋天。玉茭连着莜麦,莜麦接着玉茭,一片片用战斗换来的丰硕果实,散发着香气,望去,真使人心旷神怡。但一想到三交、奇村、蒲阁寨据点还被敌人盘踞着,人们的心又沉重起来。怎么把这些乌龟窝掀掉呢?

区委王书记和我们一块研究后,要想法藏粮搬家,叫敌人要粮没处抢,要柴没处夺,要水没处打,让他们烧不上,吃不上,喝不上,不怕把这帮龟孙子“挤”不走。就在这时传来了好消息:岔口和芝兰的敌人被挤走了,很重要的经验是“大搬家”。这正合乎我们的想法,八分区能做到,我们也能行!

大搬家,这是一个战斗行动。男女老幼在“秋收委员会”领导下,起早贪晚,割打收藏,忙得不可开交;秋收过后,“秋收委员会”又改成“空室清野委员会”,组织群众大搬家。这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夜间在山沟、野地里挖下暗窖暗坑,粮食、衣物装箱入窖……
大搬家的准备工作,从离蒲阁寨较远的地方逐渐向蒲阁寨推进,连蒲阁寨很近的下柏色,也掀起了准备搬家的高潮。

蒲阁寨的群众,听说外面要搬家,暗自嘀咕着:“他们都搬走,光叫咱们养活鬼子,不干!我们也走!”有的佃户把地退给地主,轻轻快快地搬走了。有些住在敌人炮台下边的,也偷偷用袋子装上粮,拿上簸箕,装着到下边村子磨面,就把粮食运出来。敌人发觉了,特务出来威吓:“不准搬家!谁要搬,莫怪皇军不客气。”但群众还是偷着往外搬。林齐同志向我说:“副政委,我看一家一户分散搬,不是办法,会吃亏的。”我和王书记一商量,就赶紧把蒲阁寨的村干部侯有根找出来,告诉他等我们把移民的地点安排好,来个一齐搬,鬼子就莫奈何了。现在要沉着,时机成熟再搬不迟,还商量了一些麻痹敌人的办法。他走后,我们又通知几个村暂时“供应”敌人,给鬼子点“甜头”。侯有根连夜把蒲阁寨分散出来的群众领了回去, 叫退了地的佃户重新认租, 对敌人故意显出“三分惧色”。敌人看寨外有人 “维持”,寨内百姓“驯服”,自以为他们把人们吓唬住了。 

在这段时间里,杨新和他的小组挨家挨户地帮助群众做好搬家准备,薛继武和林齐同志到三交地区联系安置移民。这天,薛继武和林齐同志面有喜色地回来说:那里村公所主任的工作做好了,绝对保守秘密,保证移民安全;三交地区的地方党正准备欢迎蒲阁寨一带的群众到那里住,同时还组织了招待委员会,供给移民生活用具,派马车帮助搬家。

时机成熟了,蒲阁寨和周围七个村的人民突然一致行动起来!为了群众的安全,区民兵大队长尹昌久带领民兵把三面村口封锁起来;忻崞支队的宫排长带着一个排插到距敌人碉堡三十步远的小道梁上,监视着敌人;县武委会主任王子诚带着民兵英雄巩辛维和谢光树、谢二,把二十多斤重的地雷塞在敌人“红部”(指挥部)的门口,只要敌人一出来,就炸他个血肉横飞。同时,我们还把各村敌人的爪牙扣押起来。

侯有根一得到通知,便很快从蒲阁寨带领群众出来,其他村也在村干部和武工队带领下搬粮运物。听说阳坡、寨底大车牲口不够用,我们就从其他村派去十辆大车支援;三交平川的人民派的马车也来了。

这天夜里,好像天公也和敌人作对似的,月亮钻进云层里,天色灰暗,真是一个大搬家的好时机。男女老少齐动员,拿着扁担绳子,牵着毛驴、马匹,抬着筐、赶着车,一批批有秩序地进村,又一批批出来。不给敌人留下一粒粮食,一点东西。妇女和老人们领着小孩,抱着零星东西,沿着山林、土坎、小道离开家园。

正在运粮紧张之际,忽然河滩上传来爆炸声,接着枪声大作,敌人发觉了。但搞不清我们有多少人,只是盲目地向四处射击,吼叫,不敢出乌龟壳。

夜半,枪炮声稀疏,蒲阁寨地区的群众已经胜利地离开了那些空空的房屋,走远了!这时,月亮又从云丛里露出来,好像笑眯眯的一张圆脸慢慢地西坠,在淡淡的月光下,鬼子的碉堡显得孤单凄冷,寒风呜咽地吹着,好像给鬼子唱丧歌。

自从大搬家以后,敌人的命运一天不如一天。到阳坡、寨底村抢劫的鬼子,给蒲阁寨送给养的三交据点的敌人,大部分叫我们收拾了,并且还缴获了他们大批枪支、弹药、物资。

一九四四年一月初,县委召开了党的积极分子会议,传达了晋绥分局的指示。林枫同志指出:“一九四三年我们执行了‘挤敌人’的方针,晋西北党政军民一齐向外‘挤’,挤得不错,根据地扩大了。今后要更好地发动群众,继续往外挤。按照毛主席的指示,挤,挤,狠狠地挤,越挤越威风,越挤越胜利……”这个会中还传达了分区关于春耕前挤走敌人的指示,每个同志都信心百倍,表示坚决执行。

“把敌人挤出去”这豪言壮语鼓舞着每一个人。全区民兵分成几十个小组,由杨新、尹昌久同志带着,日日夜夜地轮流围困敌人,并且加强了冷枪和爆炸运动。这时,主动权已经完全操在我们手里,生活也更有规律性,敌人来就打,不来就组织大家生产,学习。在斗争中,许多民兵和青壮年入了党,他们像长了翅膀的雄鹰……

以往蒲阁寨的敌人,强迫民夫砍柴、挑水、碾米、修工事,现在什么都得自己干。就是这样的日子,敌人也过不成,眼看粮弹一天天少了,依靠三交据点接济,三交也是同样的命运,几次运粮弹来支援,都被我们的冷枪手、爆炸组打得失魂落魄。最后三交的敌人连岭也不敢翻了。蒲阁寨据点的敌人已成了瓮中之鳖,不要说出据点,就是来回吃饭、打水都像赛跑似的,慢了就要挨冷枪,只好在从碉堡到吃饭院子的路上,修一条交通沟。有时敌人出来吸口新鲜空气,也被我们的喊话声、冷枪声吓得六神无主,赶紧缩回去。下面这首流行一时的小诗,就是蒲阁寨敌人丑态的写照。

远看像座坟,

近看有窗有门,

日夜常听鬼哭叫,

里面圈的是小日本。

蒲阁寨的敌人蹲不下去了,四月四日,毛利旅团龟川队长派兵来接应撤退。我们得到消息,顶着瓢泼大雨,埋伏在四条大山,两条大沟,七条小沟里,等着“欢送”鬼子。接应的敌人偷偷地绕过我们防区接近了据点。这我们早已看得清楚,只等他们把蒲阁寨的敌人接应回来时一起收拾。在滂沱大雨中,一队队鬼子走近山坳。开始接触战斗,狡猾的敌人不敢恋战,直向宋家沟方向逃走。我们猛追猛打,鬼子在宋家沟遭我痛击,又向魏家沟逃窜,埋伏在这里的忻崞支队迎头便打,枪声、地雷爆炸声响个不停。这时,我们追击的民兵、武工队也都赶到,和忻崞支队形成前后夹击的形势。敌人抵挡不住,丢盔卸甲,夺路逃命。我们踩着鬼子丢下的帽子、衣物……追一阵,打一阵,一直把敌人追到三交。

在蒲阁寨盘踞二十个月的日本侵略者,终于被我们挤走了。

这天晴空万里,田野、山岗,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男女老少喜笑颜开地回来了。政府分给他们粮食,武工队和民兵帮助他们重新安家,许多人感动得热泪盈眶,自动地掀起了劳军热潮,抬食盒,挑担子,牵羊,抱鸡,拿着慰问信走亲戚似的到处找队伍上的人。

这天夜里,皓月当空,蒲阁寨附近几个村共同召开了庆祝胜利晚会。人们望着台上受奖的英雄模范,不时报以热烈掌声。大家眉开眼笑地说:“毛主席说得好,越挤越威风,看,咱们多威风!”


晋绥网资料室  编辑:郝洪振

忻县六分区老同志李玉明、山西牛氏研究专业委员会特约弘扬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