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晋绥边区> 永远丰碑

晋绥边区:延安的屏障
来源:红色晋绥 - 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作者:红色晋绥 - 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更新时间:2022-11-09   浏览:650


 

 

晋绥边区                   


党中央、毛主席直接领导的晋绥边区,系指抗日战争时期的晋绥抗日根据地和解放战争时期的晋绥解放区,是我党领导的主要根据地之一。晋绥边区幅员辽阔,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晋绥边区包括今山西省同蒲铁路以西、内蒙古自治区(旧称绥远省)东南部、陕西省两个县。它北起大青山,直至百灵庙、武川、陶林;向南延至晋南平原与晋冀鲁豫边区两毗邻;西濒黄河,南北纵长2000里,东西横亘500里,面积20万平方公里,当时人口600万。

党中央确定中共中央晋绥分局统一领导晋绥区党、政、军、群工作,所辖有晋西北区党委、晋西区党委、绥察边区党委(解放战争时期为吕梁区党委、雁门区党委、绥区党委),下辖12个地委(军分区),75个县委。晋绥区首府在山西省吕梁市兴县。晋绥边区主要创始人和主要领导有贺龙、关向应、林枫等。

抗日战争时期,晋绥根据地是中共中央所在地陕甘边区的屏障和前卫,1939年“晋西事变”以后是华北、华东、华中等抗日根据地与党中央联系的唯通道;解放战争时期,它又是党中央所在地延安的后方。


中共中央晋绥分局组织机构沿革表

(前身为1940年成立的中国晋西区党委)

(1942年8月—1945年8月)

书    记:关向应 林 枫

代理书记:林  枫 张稼夫

副 书 记: 张稼夫

委    员:贺  龙 周士第 甘泗淇 王达成 龚逢春 

          赵  林 吴亮平 罗贵波 吕正操 龚子荣 

          谭政文 武新宇 白如冰 高克林

组织部部长:王达成

副  部  长:王 德 宋 应 龚子荣

宣传部部长:张稼夫(兼) 龚逢春

副  部  长:肖 杨

社会部部长:龚逢春

城工部部长:张稼夫(兼)

分局秘书长:肖 杨 刘惠农

副 秘 书长:秦穆伯

民运工作委员会书记:龚子荣

青年工作委员会书记:罗 毅

妇女工作委员会书记:?

分局党校校长:林 枫(兼) 龚逢春(兼)

副  校  长:肖 杨

(见《中国共产党晋绥革命根据地组织史资料》102-104页)

120师暨晋绥军区组织机构沿革表

(前身为1940年成立的120师暨晋西北军区)

(1942年8月—1945年8月)

司   令  员:贺  龙 吕正操

政 治 委 员:关向应 周士第

副 司 令 员:续范亭 周士第

副 政治委员:林  枫

参  谋  长:周士第(兼)

政治部主任:甘泗淇 张平化

副 参 谋 长:陈漫远

后 勤 部 长:陈希云

卫 生 部 长:贺 彪

晋西北临时参议会(1942年10月-1945年8月)

议    长:林  枫(分局书记兼任)

副 议 长:刘少白 牛荫冠

驻会议员:阎秀峰 杨濂甫 郭炳麟 刘墨林 陈顾三

晋西北行政公署—晋绥边区行政公署组织机构沿革表

(1942年8月—1945年8月)

主      任:续范亭

副  主  任:牛荫冠 武新宇(分局委员兼任)

代理副主任:王达成(分局委员兼任)

(见《中国共产党晋绥革命根据地组织史资料》113、114、117页)

晋绥革命老区市、县、区名单

(晋绥边区战争年代所辖区域为75个县、解放后,行政区域变更,原晋绥边去所辖地域演变为93个市、县、区)

山西省(70个):

太原市 (8):太原市,尖草坪区、晋源区、清徐县(原清源)、

阳曲县、娄烦县、古交市、小店区

大同市 ( 4):南郊区、大同市、左云县、新荣区

朔州市 (5):朔州市、平鲁区、山阴县、右玉县、怀仁县

晋中市 (5):晋中市、介休市、灵石县、祁县、平遥县

运城市(11):运城市、永济市、平陆县、芮城县、新绛市、

稷山县、河津市、万荣县、闻喜县、夏县、临猗县

忻州市(11):静乐县、忻州市、代县、偏关县、宁武县、

河曲县、神池县、保德县、五寨县、岢岚县、原平市

临汾市(13):临汾市、侯马市、汾西县、霍州市、吉县、

乡宁县、襄汾县、隰县、蒲县、洪洞县、曲沃县、大宁县、

永和县

吕梁市(13):临县、离石市、文水县、汾阳市、孝义市、

交口县、交城县、石楼县、兴县、岚县、方山县、中阳县、

柳林县

内蒙古(21)

呼和浩特市(6):呼和浩特市、土默特左旗、和林格尔县、

托克托县、武川县、清水河县、准格尔旗

包头市(6):包头市、百灵庙(达尔汗茂明安联合旗)、固阳县、

土默特友旗(萨拉齐镇)、东河区、右拐去

乌兰察布市(8)集宁市、丰镇市、四子王旗、卓资县、

察哈尔右翼前旗、察哈尔右翼后旗、察哈尔右翼中旗、

凉城县

陕西省(2个)

榆林县(2):神木县、府谷县

 

     晋绥边区:延安的屏障(上)

抗日战争是一场惨烈的战争。日本侵略者惨绝人寰,中国军民艰苦卓绝。四万万的中华儿女,前仆后继,共赴国难,用生命与鲜血换来了今天的国家独立和民族自强。据史料统计,中国军民在这场抗日战争中伤亡3500万人,其中军人伤亡380余万人,占第二次世界大战各参战国伤亡总数的40%,财产损失和战争消耗折合1000亿美元以上。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中华民族的抗争史与英烈们的英勇形象我们应该牢记在心,永志不忘。在正面战场,抗日将领们英勇无畏,气壮山河,戴安澜将军血战朗科、张自忠将军枣宜殉国;在敌后战场,八路军、新四军在华北、华中敌占区建立了无数块抗日根据地,在敌后燃起抗日的熊熊烈火,有力地支援了正面战场。

这时期,晋绥边区的军民与中国其他战场的军民一道组成抗战的铜墙铁壁,为抗战立下了不朽功勋,他们栩栩如生的历史形象如蜿蜒山脉连绵不断、巍然屹立,让我们难以忘怀。初创晋西北根据地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在所谓“一个月拿下山西,三个月灭亡全中国” 的狂妄计划下,日本侵略者以强大的攻势,突破了国民党军队的一道道防线,把侵略战火从平、津、冀、察、绥,烧到晋北,开始将恒山山脉当作侵吞冀、察、晋三省的“战略中枢”夺取,造成了向太原纵深进击的态势。当时国共双方中的有识之士都已认识到山西在全国抗战中的重要性。

白崇禧在自传口述史说:“当我正开军事会议于武汉时,适遇太原失守。当时会议中即曾讨论第二战区失守,大本营应如何指示问题。是时,第二战区队伍已纷纷准备渡河,离开山西,我立即建议:以阎长官统率所有队伍即于战区内担任游击,不论任何部队不得退过黄河,否则以军法从处。是时,阎长官拟将长官部撤离黄河,我认为长官部应为部属之表率,岂能例外,故极表反对。当时,我更从山西地位之险要与阎长官在山西之深厚关系,说明此命令之贯彻,绝无问题,故此案遂作定论。而我此建议,关系全局很大,直至抗战末期,山西一直控于我手。”

毛泽东在对敌、友、我三方面的情形和未来战争发展趋向进行科学分析的基础上,按照 “洛川会议”确定的战略方针,代表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于9月中、下旬,就首先发动与开展以山西为中心的山区抗日游击战争向八路军和华北党组织作了指示和部署。其指示和部署的中心内容和主导思想是:第一,广泛向国民党解释,深入阐明我军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争的基本原则;第二,改变原定的集中于一点的部署,实施新的多点活动的战略部署;第三,坚持开展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争,使战略方针归于一致;第四,整个华北工作,应以游击战争为唯一方向;第五,山西将成为华北的特殊局面,大有利于在全省创立我们的根据地。

针对日军的疯狂进攻,配合国民党正面战场进攻,阻滞敌人的战略进攻,遵照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制定的战略部署,1937年9月,贺龙与关向应率八路军第120师主力部队从陕北开赴管涔山区,首先进占同蒲线以西的晋西北并在这些区域中发动了抗日游击战争,并于1937年冬初创晋西北根据地。

守护延安的“大门”

“晋西北有着战略上的重要地位。”毛泽东曾说。在战争年代,晋绥边区东邻汾河,扼同蒲、平绥铁路;西抵黄河,傍陕甘宁边区;南与汾离公路相接,括吕梁山脉,延伸到晋西南山区;北起平绥路,可达包头、百灵庙、武川、陶林等地,与茫茫的蒙古大草原、大青山相依,南北纵深2000里,东西横贯500里,总面积达20万平方公里。全区峰峦叠嶂,沟壑纵横,如果说延安是全国抗战的“大脑”,晋绥边区就是各个解放区通往“大脑”咽喉要道。

那时晋西北的八分区和六分区,就是当时中央通向华北、华中等各个敌后抗日根据地的要道,中央文件的传送通过这里,大批干部来延安开会学习通过这里,延安派干部前往敌后各解放区通过这里,正因为如此,贺龙同志曾对干部战士满怀激情的说:“晋西北虽然条件最差,但离党中央最近,党中央和毛主席派我们来守延安大门,这是对我们的信任。”并多次说:“党中央是我们的脑袋,我们有责任保卫它!”

120师挺进吕梁山区

1937年9月28日,八路军120师从太原乘火车北上宁武,从宁武、阳方口、神池等地到五寨一带驻扎。同时,将所属358旅716团2营约300余人改编为雁北支队(后来人们称宋支队),在副团长宋时轮带领下,挺进洪涛山区,展开山地游击战。1937年底,他们开辟了以管涔山为中心、包括十余县范围的晋西北抗日根据地。1938年2月起,120师对同蒲铁路北段及太原、忻县间的公路展开破袭战,日军调集万余人兵力分五路向晋西北发动围攻,妄图摧毁晋西北抗日根据地,120师与日军激战20余天,歼敌1500余人,收复被日军侵占的7座县城,粉碎了日军的围攻,巩固了晋西北抗日根据地。

1938年8月,第120师第358旅政治委员李井泉率2000余人,同杨植霖领导的抗日游击队会师,在绥中、绥西、绥南、察哈尔等地开展游击战争,于年底开辟了大青山抗日根据地。晋西北抗日根据地与大青山抗日根据地统一为晋绥边区。1939年2月26日,日军万余人分六路进犯晋西北抗日根据地,前锋直达黄河东岸军渡、碛口。除兴县外,晋西所有县城全部被日军侵占。八路军第120师主力与决死纵队苦战月余,将日军击退,所失县城除宁武、河曲、静乐外,全部收复。

1939年11月,第120师奉党中央之命开赴冀中,与冀中军民并肩作战,在黄土岭战斗中,击毙敌酋阿部中将。

1940年1月15日,晋绥边区抗日民主政权--晋西北行政公署在兴县蔡家崖成立。续范亭任行署主任、牛荫冠任行署副主任。行署下辖四个专员公署和一个直属区。

行署驻地兴县蔡家崖远眺

1940年11月,成立晋西北军区司令部,一二O师兼军区机关,贺龙兼任司令员,关向应兼任政治委员,续范亭任副司令员,林枫任副政治委员,周士第兼任参谋长,士泗淇兼政治部主任。辖六个军分区。

贺龙、关向应、周士第、甘泗琪在冀中。

1942年5月,中共中央晋绥分局成立,关向应任书记,林枫任副书记。委员有贺龙、周士第、甘泗琪、王达成、龚逢春、赵林、吴亮平。8月,罗贵波、张稼夫增补为分局委员。分局下辖7个专员公署、47个县政权和1个游击区。

《抗战日报》刊登中共中央晋绥分局成立的消息

晋绥抗日民主政权和军区的建立,使得晋绥边区成为陕甘宁边区的前卫阵地,在陕甘宁边区的门户上给敌人竖起一道难于逾越的屏障,使日军始终未能越过黄河进犯陕甘宁边区,保卫了延安和党中央,并确保了党中央与敌后各根据地联系的交通线。

原载于2014年4月16日《吕梁日报》晚报版。图片提供:兴县晋绥边区革命纪念馆。


 

晋绥边区:延安的屏障(上)

晋绥边区阻敌西进、屏障陕甘、拱卫延安,很好地保卫了延安党中央与敌后各抗日根据地以及北平、天津联系的交通枢纽,有力地控制了两条晋绥敌伪大动脉。边区50327余八路军战士和113800余名老百姓的鲜血洒遍了晋绥边区。

由于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力量不断壮大,使“进入山西的日本军队”在战略上已经陷入 “八路军和其他中国军队的四面包围之中”,引起了日本侵略者的恐惧与仇视,从而将其攻击的矛头进一步指向华北、指向八路军总部所在的山西抗日根据地。于是,敌华北方面军即按照其“巩固点线,扩大面的占领”及“治安肃正”与“肃正建设”的施策,对我敌后抗日根据地发动了日益疯狂和规模越来越大的“扫荡”与 “蚕食”进攻。

由于日本侵略者的疯狂“扫荡”,晋绥边区的军民在八年抗日战争中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据有关资料统计,8年间晋绥边区晋西北的24个县,被杀害群众12.7 万人,被致伤、致残8万余人,被俘、失踪9万余人,被抢粮食3057万石。面对敌人惨无人道的烧杀抢掠,晋绥边区军民前仆后继,奋勇杀敌,顽强地坚持持久抗战,进行了史无前例的、艰苦卓绝的伟大斗争,大批抗日勇士血洒疆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仅部队牺牲的指战员有4万余人。

日本侵略者惨无人道的蹂躏并未吓倒晋绥边区的人民群众,相反,边区的广大人民群众同仇敌忾,踊跃参军、参战,支援前线,全身心投入到抗日战争中。成千上万的青壮年涌入了抗日部队,特别是各抗日根据地的腹心县,参军的人数都在几千人,有的甚至达到数万人,源源不断地补充了部队的兵员,壮大了八路军和地方武装的力量。1937年至1944年春,第120师由8000余人发展到8.5万人,边区军民和日伪军作战一万零一百余次,毙伤日伪军十万零七百余人,仅从 1944年开始,晋绥边区军民在春季、秋季攻势中先后进攻静乐、交城、忻县等地区的日、伪军,开辟了大片新的游击根据地,毙伤敌900余人,俘敌1000 余人,收复土地770余平方公里。1944年,共解放村庄3100多个,解放人口40余万。1945年8月,中国军民展开对日本侵略军的全面反攻。8月 11日,晋绥军区向附近日、伪军发出限令投降的最后通牒。晋绥部队一部向平绥路以北进攻,一部沿黄河北上攻击归绥,一部在南线由同蒲路西侧反攻太原。8月 15日至19日,先后攻克太原市外围的日军据点,并一度攻入太原以南的晋源县城,对太原形成包围。9月下旬,晋西北全境解放。

 

驰聘在晋西北抗日前线的120师骑兵部队

   

 

反扫荡胜利后,军民拆除日军炮楼。

与此同时,在根据地巩固与扩大的过程中,工人、农民、青年、妇女抗日救国运动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发展。一大批青壮年脱离生产,参加了县、区基干队,晋西北的民兵有10万人。在8年抗战期间,广大人民群众积极支援前线,不但源源供应了进行战争所需要的粮食、被服及各种军需资材,承担了庞大的战争费用,使部队指战员和党政机关干部吃的、穿的、用的、住的问题得到了解决,而且担负了繁重的战勤任务,如抬担架、运物资、带路、送信、抢救伤兵、看护病员等工作,从而使八路军和地方武装的军需供应和战勤服务得到了可靠的保证。1937年9月至1949年9月,12年的漫长岁月中,晋绥边区军民英勇奋战,使晋绥边区和晋察冀连成一片。

 

兴县妇女先锋队在集训

1948年春,毛泽东、周恩来等同志,来到晋绥边区,对边区人民是极大的鼓舞。毛泽东在兴县蔡家崖发表的《在晋绥干部会议上的讲话》和《对晋绥日报编辑人员的谈话》两篇光辉著作,为晋绥人民指明了前进的正确方向,对全国革命形势的发展和边区的各项工作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晋绥根据地从无到有、发展壮大,再到顺应革命潮流撤销,为中华民族的独立和解放做出了卓越的功勋。

1948年,毛泽东路居兴县蔡家崖旧址

原载于2014年4月19日《吕梁日报》晚报版 照片提供:兴县晋绥边区革命纪念馆

来源:红色晋绥 - 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本网编辑:郝文俊


 



 



 

62.9K


主管主办: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承办协办:忻州红色文化传媒中心

备案号:晋ICP备2022003905号 山西省忻州市光明东街光明花苑后二排小二楼

邮箱:601992476@qq.com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