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崇尚英烈> 崇尚英烈

“五一”假期革命烈士梁雷后人首次走进晋西北偏关县寻访爷爷足迹(组图)
来源:晋绥网   作者:山西红色故事编辑部:郝文俊   更新时间:2021-05-03   浏览:9498




“五一”假期,革命烈士、晋西北偏关县第一任抗日民主政府县长梁雷之孙梁毅带领妹妹、妻子等,第一次从湖北省襄阳市专程走进偏关县寻访爷爷梁雷足迹。首次踏上爷爷梁雷战斗、牺牲的黄土地寻访,受到了偏关县老区人民的热烈欢迎和盛情接待。偏关县熟悉抗战历史的老同志、楼沟乡政府乡长等全程陪同寻访活动。梁雷之孙、孙女等先后亲临偏关县烈士陵园、楼沟乡柏家咀村等,在爷爷梁雷墓碑前心存敬意深切缅怀,在爷爷牺牲地满含泪水聆听爷爷伟大的壮举。   

他们表示:对偏关县老区人民的厚爱深表谢意,欢迎偏关县人民到湖北襄阳做客。看到偏关县人民对爷爷梁雷烈士的尊重和偏关县的发展变化万分高兴,并立志继承和发扬爷爷梁雷的革命精神,与偏关人民一起讲好爷爷的感人故事,努力传承民族精神血脉。



革命烈士梁雷之孙梁毅


革命烈士梁雷孙女


革命烈士梁雷孙女和孙媳


偏关县老同志在讲述梁雷革命故事


偏关县老同志在讲述曾经在邓州市梁雷家乡征集资料


“五一”假期的英雄寻访


“五一”假期的英雄寻访



“五一”假期的英雄寻访

尊重历史就是尊重英雄,尊重英雄就是尊重自己。


革命烈士:梁雷

梁雷(1913年1月— 1938年2月):原名梁德谦,曾用名梁雨田,生于1913年1月,原籍河南邓县(现邓州市)刘集镇齐集村梁营村,后迁居邓州市现湍河办事处梁庄。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8年2月,日军集结万余兵力向晋西北抗日根据地进攻,我军主力开赴平鲁等县作战,偏关县守备力量空虚。为避敌锋芒,梁雷带领县政府、抗联、妇联等组织机构30多人撤出县城,辗转到楼沟堡附近开展游击战争。18日,梁雷在掩护机关人员突围时中弹牺牲,时年28岁。

梁雷先后就读于邓县第一小学,开封第一师范初级部,1930年升入高级部。1932年8月开封党团组织遭破坏,梁雷转移到河南泌阳,先后执教于泌阳县师范,民权县师范,杞县大同小学、中学、邓县女师等校。

1935年8月到1937年7月任杞县大同中学教务主任(其间1936年春至夏在邓县女师任教)。

1937年8月,粱雷受中共河南临时工委派遣,到山西太原参加党领导的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特派员训练班。9月,被山西省政府任命为右玉县县长,同时被山西牺盟会任命为雁北战时工作委员会主任兼雁北游击司令员,奔赴抗日前线。当行至代县时,右玉等县被日军攻陷,梁雷即将雁北各县抗日武装力量汇到一起,转赴平鲁县开展抗日救亡工作。并抓获贪生怕死、携款逃跑的平鲁县县长,电请山西省政府将其处决。几天后,日军侵犯平鲁,梁雷率领刚刚组建的民众抗日武装到平鲁县西部及偏关县开展斗争。10月,八路军一二0师警备六团进驻偏关县;中旬,中共晋绥边特委和中共偏关县委相继成立,梁雷任中共偏关县委组织部长10月下旬,被山西省政府委任为偏关县县长。

1938年2月,日军集结万余兵力向晋西北抗日根据地进攻,我军主力开赴平鲁等县作战,偏关县守备力量空虚。为避敌锋芒,梁雷带领县政府、抗联、妇联等组织机构30多人撤出县城,辗转到楼沟堡附近开展游击战争。18日,梁雷在掩护机关人员突围时中弹牺牲,时年25岁。梁雷牺牲后,日军将其头颅割下,挂在偏关县南关城门示众。


相关链接:

【山西英烈家书】塞北英雄县长梁雷

梁雷(1913—1938),原名梁德谦,字雨田,河南邓县(今邓州市)人。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2年,开封党团组织遭到破坏,梁雷转移到河南泌阳,先后执教于泌阳县师范、民权县师范、杞县大同中学、邓县女师等校。他以教师身份作掩护从事革命活动,为党培养了大批革命青年

1937年8月初,受中共河南省委派遣,赴太原参加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举办的军政训练班教导队。曾任牺盟会雁北战时工作委员会主任兼牺盟会雁北游击队司令员、中共偏关县委组织部部长、偏关县县长等职。1938年2月,日伪军集结万余兵力“扫荡”晋西北抗日根据地,梁雷率政府机关转移至偏关县柏家咀村。3月18日,日伪军偷袭柏家咀村,梁雷在掩护战友转移时,不幸壮烈牺牲。


雪垠兄:

到这里后就给你们去过一信,收到了吧?

这里现已无所谓战线,无所谓胜负,敌人的后方有我们雄厚的兵力、广大的抗日人民。我们的人民自卫队(系游击队,不是各县成千成万的人民自卫队)已成立了十一队,数队正与敌血拼。第七队昨收复了平鲁,第六队前日收复了右玉。我于十月二十五日又兼任偏关县县长及人民武装部部长,从早五时忙到晚十二时,都是作的“组织民众,武装民众,训练民众,保护生产,发动游击战争”的事。在我们游击区内,已坚决执行了我们的工作纲领,那些区域内不是已被敌占领,就是才收复回来,再不然就是与敌激战的区域。

绥远的凉城已经成了一个臭城,很远很远你就可以闻见腥臭气。朔县被敌人杀死了三千多人民。宁武城内几乎被敌人烧光……老百姓遭受敌人直接的侵害,差不多都觉悟了。他们说:“这时还不跟他拼,到死了后再拼吗 ?”

我们的人民自卫军所到之处,有全家(兄弟妻子)跟着干的,有五十多岁的老头子跟着干的。各队所属的儿童挺进队、妇女冲锋队,情绪之高,意志之坚,不下于正式队员,有不少已经参加游击队,真使人奋发!

朋友,最后的胜利一定是我们的!

此致

民族革命敬礼!

阿雷

一九三七、十一、十

雪垠及诸位:

现在我还在这儿,没有死,也没有受伤。在忙得要命的情况下,忽然想起了你们。你们是在作文化运动,你们是在作青年运动,你们是在作一切救亡工作吧,我想。什么时候才能接到你们的来信呢?

现在的情形又变了,华北的敌人整个退却,绥远的敌人很少很少,太原的敌人已经退出,雁北的敌人正向后撤。

本月九日敌人在朔县、神池、偏关之间的利民堡与我军激战,敌已被击退。否则此地危极。

偏关与我们未到前大不一样了。各村壮丁已全编为自卫队了。人民自卫军已成立了四大队,每队二百余人。过去我们所组织的人民抗日自卫队,现改名抗日游击队,已发展至十三队,分布雁北各县,与敌血拼。第六队之挺进队员二十余人,日前在朔县境击溃敌一百五十余人,我未死伤一人,敌死伤十三人,丧失枪弹甚多。第五队收复了右玉,得枪一百余支,无线电台一架,建立了抗日的民主政权(抗日委员会),现正与第十一队及×部军取得亲密联系,向左云及绥远之凉城进发。第九队正要去收复和林、托县(亦绥远境)。第七队早收复了平鲁,建立了抗日的民主政权(革命战地平鲁县总动员委员会)……各队人数的增加使人吃惊,比如在右玉收复之第三日,一日内第五队增加一百六十多队员。可见人民恨敌之深及自觉之程度了。在杀虎口外,我们也建立了一队,可惜枪支太少,不然一定要发展更速。

再要告诉诸位的是,工作虽然飞跃地发展,可是还有少数不顾民族、国家、老百姓利益的家伙,有意无意地阻挠,想起来使人痛心,使人气恨。可是在民族革命的浪潮中,这些准汉奸们,是会同汉奸们同样遭受群众的严重打击的。

牺牲救国同盟会,尤其我们雁北战时工作委员会,是维护统一战线最有力的团体。在各党各派都有了新的觉悟,亲密合作的今日,又处在这样严重的环境下,按说工作者是不会感到困难的。然而对各方的联络,对各方的应付(即怎样把各党各派各阶层的人都对待得很好)真不容易,尤其处在领导地位。朋友,待抗战胜利后,我们再到一块详谈这些宝贵的经验教训吧。

现在第x战区司令官,又委我兼执法司令。我已组织了执法队,在雁北及这里共处决了十三个大汉奸。此刻正进行调查各地阻碍工作的人,逮住时是不会轻饶他们的。

关于我的近况,请你们告诉所有的朋友,及我的家中,和那些孩子们。

朋友们的消息,我是很想知道的,因为他们在作救亡的工作。后方,尤其家乡的情形,我也极愿知道,因为那是民族革命战争的一环。

这里连报纸(本省的、外省的)也看不到,只要你们能来一封信,我一定和战报一样重视。接信后,不管来到来不到,要写封信来(信皮写明xx转,是不会接不到的;只要这里不失,我离开这里也会接到的),哪怕是一个字也好。

前三封信接到否?

此致

民族革命敬礼!

阿雷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二日

老雪转后方各友:

天气越来越冷,但我们的血是一天比一天的热了,任务一天比一天重大了,工作一天比一天繁重了。

仍然吃的是荞麦面与山药蛋,见的是穿羊皮的人(朋友,那羊皮是极粗极粗的,没布面;有的还穿羊皮裤,也是没有面,色灰白)。除了看看我们出的《怒吼周报》外,见到的只是附近几个县的石印报,有的还不如我们的内容充实。想不到在这里接到你的复信。我曾经去信说过,一个字也好。这高兴得我如同杀死几个敌人和大汉奸一样。

说起汉奸,我不得不告诉你数事。在这救亡工作高度展开下,保德、五寨、河曲数县,捉到大汉奸,有的是晋北的首富,真他妈的可恼,这窝混蛋狗东西,丢尽了中华民族的脸!

我兼了执法司令,杀了小汉奸甚多。连以前杀的大汉奸树德,及在平鲁组织维持会的张仪,和敌人在右玉放的县长樊玉润,共计——一会儿算不清。朋友,今后我们的游击队会杀死数百倍于所杀的汉奸数目的,然而现在算一算杀死的敌人还不足五百个。

我们领导的抗日部队有十二支队(一支队三大队,都是民众组织的),由斗争中生长起来、壮大起来(人民自卫队更多)。二次收复了平鲁,后被汉奸部队把我们的屈健(七支队队长,河南人)、柏玉生、刘明生、王屏(河南人)四位在群众中素有信仰的同志骗捕去,后到绥境逃回了,收复了右玉,保卫了偏关。在雁北各地展开了大规模的游击战,一直伸展到绥远的清<水>河及杀虎口外。不幸昨日传来消息,七日右玉二次失陷,我抗日游击第×支队最后退出,血战五次,死四十余人。但获俘虏四人,缴敌步枪三十余支,毙敌一百余人,队长傅生麟已亲到前线指导,现正与敌游击中。敌不敢出城一步。今日上午又传来消息,昨(九日)晚六时半平鲁二次失陷,我全城男女老幼全行〔部〕退出,已成死城。何xx之骑兵军、x路军,及抗日游击第七、六两大支队,已密切联络,进行游击战争。现敌我正激战中,偏关尚安静。

敌人是要用全力消灭雁北之抗日势力的,而他们所能消灭的不过是占领几个没人的死城。同志们,我们的坚壁清野工作还没有达到理想呢,若在短期完成了这工作,还怕他什么的鸟敌人!

今天我忙得连喝茶的工夫都没有,然而我要写封信,为的是敌人在华北喘息后,又大规模地来进攻我们了。我们是绝不惧怯、退缩、退让逃避的!我们是要拼着头颅杀向敌人的侧方、后方去的,死的机会多着呢。告诉你们,你们要比我更千百倍努力前进!我,即若死了对民族革命是决〔绝〕无损失的。因为你们一定会因我之死而作了更多的工作,因我之死而号召更多的同志。

雪,朋友们不让你出外,正对,但文化工作你决不要放弃。到家乡去,大干起来,我们要不负这伟大的时代啊!

遥遥地送给你们一只手,紧握起来吧,在浓烈的民族革命的空气中!

一九三八年一月十日

这是梁雷烈士生前写给著名作家姚雪垠的3封信。姚雪垠(1910—1999),原名姚冠三,字汉英,河南邓县人,现当代著名作家。姚雪垠和梁雷是同乡。20世纪30年代,两位进步青年建立了诚挚的友谊,一直书信来往不断,直到1938年梁雷牺牲。在那个战乱的年代,他们始终互相鼓励,在各自的战线上奋勇前行。梁雷的这3封信最早见于姚雪垠写的《雁门关外的雷声》,刊载于1939年的《抗战文艺》第5卷第1期。这3封饱含炽热情感的信件,还原了一个真实的英雄,让人清晰地感受到梁雷烈士的青春脉搏和豪迈胸襟。

三尺讲台育桃李

梁雷,幼年丧父,与母亲相依,清贫度日。他聪颖好学,刻苦勤奋,从小就渴望自由,爱打抱不平。在读高小期间,就因组织学潮、驱赶欺负师生的教师而被学校除名。1928年春,梁雷转到邓县县立第一小学高小部就读,在教务主任吴寿青(共产党员)革命思想的指引下,组织学生走上街头,揭露黑暗,抵制日货,宣传抗日。是年,梁雷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他便考入开封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后改为开封师范)初师部,刻苦学习。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升入开封高级师范学校。在敌人的白色恐怖下,他不顾个人安危,走上街头,宣传抗日,为革命奔走呼号。


邓州梁雷故居

1932年,开封党组织遭破坏,梁雷被迫离开开封,先后在泌阳县、民权县、杞县、邓县教书,以教师身份作掩护,继续传播革命火种,参加抗日救亡运动。他虽数次遭迫害,却矢志不渝。在学校执教期间,他向学生广泛传播进步思想,领导师生掀起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活动,为党培养了大批革命青年。仅在西安事变前后,经梁雷介绍奔赴延安的学生就不下10人。


在杞县大同中学时期梁雷 (前排左) 与好友姚雪垠 (前排中)、赵伊坪 (前排右) 及学生合影

在这小小的三尺讲台上,梁雷给学生们带来了外面的世界。他授课从不拘泥于形式,课堂丰富多彩,有时,甚至延伸到课外。好友姚雪垠记得他“对于教育的理论和方法有很多独创的见解”。他的学生、新华社原社长穆青说:“他博学多才,讲课总喜欢古今中外,旁征博引,课文外的内容,要比课文本身丰富精彩得多。常常是下课的钟声打响了,同学们还都不愿梁老师走。”“课余时间,同学们把梁老师的小屋挤得满满的,总爱和他无拘无束地交谈。听他讲国际国内形势,讲抗日救国的责任,讲红军长征、北上抗日……”他的学生、教育部原副部长杨蕴玉回忆道:“在学校,梁老师既进行独具特色的课堂教育,又组织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活动,成为大同中学进步师生的灵魂人物。”


邓州高等小学堂旧址,梁雷曾在此求学

不论梁雷走到哪个学校,他的授课都有声有色,风生水起,他并没有因为要做革命事业而耽误了教书育人。相反,他带领师生们阅读进步书刊,唱革命歌曲,积极进行抗日宣传,开展各种爱国抗日救亡运动。短短几年的执教时间里,在他的组织引导下,学校这片净土成为党的红色堡垒,培养了大批进步青年,为党输送了大量人才,许多师生奔赴抗日救亡前线。


梁雷照片。左边题词为:“献给爱我的淑婉,二〇年,除夕。与初中握别。二十七。”淑婉是梁雷妻子杨淑婉。

扬鞭策马战穷寇

1937年8月初,梁雷等受中共河南省委的派遣,赴太原参加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山西牺盟会举办的太原军政训练班教导队。9月,山西省政府任命梁雷为右玉县县长(未到任),山西牺盟会任命梁雷为牺盟会雁北战时工作委员会主任兼牺盟会雁北游击队司令员。

1937年9月,梁雷受牺盟会和山西省委的派遣,一行10多位同志去雁北开展抗日工作。一路上,与溃退的国民党军和达官贵人逆向而行,充满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行至代县阳明堡时,与此前中共山西工委派往雁北各县的特派员和牺盟大同中心县委宣传委员李林(归侨女党员)等同志相会,一行共20多人转赴平鲁县,开展抗日救亡工作。他们一路走,一路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参加抗日。彼时的晋西北一片荒凉,路过的村庄中村民所剩无几,国民党的军队以及地方官员,在日寇未到达之前就纷纷弃城逃跑,一些汉奸、土匪和散兵游勇便乘机祸害百姓。梁雷一方面积极“组织民众,武装民众,训练民众,保护生产,发动游击战争”,一方面还要铲除这些败类,保护群众的利益。


梁雷战斗过的山西省平鲁县古城——凤凰城

梁雷等到达平鲁县城后,当地百姓纷纷奔走相告,涌上街头热烈欢迎,有些老人甚至跪地恸哭:“你们来救我们来了!”群众的热情感染着他,也使他受到了极大的鼓舞,下定了要和平鲁人民一起开展抗日游击战争的决心。进城后,他们深入到大街小巷向群众进行抗日宣传,并召开群众大会。原本寂静的平鲁县城,霎时热闹起来,“八路军来了”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平鲁县的抗日活动开展得轰轰烈烈。

雁北地区地广人稀,自然环境恶劣,人民生活贫苦,加之战乱,梁雷和战友们的生活也是衣食无着,十分艰苦。有时路过一些村庄,百姓都逃到山里去了,人去屋空,想要找点粮食非常困难。夜晚,他们常常是和衣而眠。即便如此,梁雷始终保持着朝气蓬勃的乐观情绪,以极大的革命热情投入到抗日工作中。

9月下旬,牺盟会雁北游击队到达偏关县城。在梁雷等共产党员的领导、组织和安排下,仅用一天时间,就把游击队都派往抗日前线,全面开展了抗日救亡工作。在很短的时间内,他们组建了雁北13支抗日游击队,出现了母送儿、妻送夫的抗日救国热潮,把偏关乃至雁北的抗日救亡活动搞得轰轰烈烈。


梁雷曾战斗过的偏关县古城南门

阎锡山委任的偏关县县长逃跑后,梁雷被任命为偏关县县长。至此,偏关县的领导权全部掌握在我党干部手里。为了迅速地发展抗日武装,他派遣大批抗日救亡工作队,装扮成农民到雁北敌后农村去组织抗日游击队。在开展敌后工作时,他总是注意联系群众、深入群众,让农民认识到抗日是唯一的出路。游击队在群众的支持和掩护下,不断抗击日伪军的进犯,并在各地伺机袭击敌人。不久,游击队相继收复右玉和平鲁两县。

梁雷所在的偏关县,抗日活动开展得如火如荼。他把雁北 13 县的抗日中心建在偏关县城。在他的领导下,偏关县建立了抗日民主政府和党的组织以及农民救国会等。他在给姚雪垠的信中写道:“由于在斗争中成长壮大起来的人民自卫队增多,我们……二次收复了平鲁……收复了右玉,保卫了偏关。在雁北各地展开了大规模的游击战,一直伸展到绥远的清水河及杀虎口外……”欣喜之情,见诸笔端。

血洒偏关卫吾华

1938年2月,日军在大同集结万余兵力,开始对晋西北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为避免与敌正面作战,梁雷率县政府机关人员及抗联、妇联等群众团体,一方面组织群众疏散转移,坚壁清野;一方面把游击队主力拉到南山一带,坚持敌后游击战。


梁雷牺牲前居住的偏关县柏家咀村窑洞

3月18日,由于叛徒的出卖,日寇派精锐部队突袭梁雷所部的驻地柏家咀村。梁雷带领一部分机关人员和游击队员挺身迎战。战斗中,他身先士卒,英勇抗敌。经过半小时的激战,在梁雷等的掩护下,绝大多数干部群众安全撤出,梁雷却在最后撤出时,不幸被敌人的子弹击中,倒在血泊之中。经汉奸指认,日伪军得知这个满身是血、怒目圆睁的年轻人就是让他们闻名丧胆的八路军偏关县县长、威震雁北的抗日游击队司令——梁雷。梁雷因受重伤,无法与敌人白刃格斗,就破口痛骂敌人,并高呼“日寇必败”“汉奸可耻”“中国共产党万岁”等口号,恼羞成怒的敌人用刺刀将他刺死。惨无人道的日伪军将梁雷的头颅用马刀割下,先后带到偏关城、清水河县悬挂示众。优秀的中国共产党员梁雷为民族、为群众、为党的事业壮烈殉国。群众进出城门,无不低头掩泣……


梁雷长眠之地——偏关县烈士陵园

梁雷牺牲后,时任第二战区司令长官的阎锡山也公开发电国民政府行政院:“梁雷勇敢有为,热忱素著。”又说:“该县县城位居山麓,四面多高地,势难固守,敌军侵入后,梁县长即率同属队警,在县境内实行游击,遇敌奋勇直前,猛冲不退,以至被包围,与警员等三十余人同遭残害。”梁雷牺牲后,他的好友姚雪垠沉痛撰写《雁门关外的雷声》《悼烈士梁雷》等文章,分别发表在《抗战文艺》《大公报》上。1981年,姚雪垠又撰写了一篇跋,以示对好友的纪念。梁雷的学生、新华社原社长穆青撰写《血洒偏关》,回忆这位曾经引领他走上革命道路的恩师。他的学生、教育部原副部长杨蕴玉撰写《抗日烈士梁雷:从教师成长为游击司令》,字里行间都是对恩师满满的崇敬与怀念。


泪洒偏关

        穆青

按:说起偏关长城,人们不约而同会提到老牛湾、虎头墩、老营堡、偏关城、桦林堡、甚至还有黄河岸边的护宁寺。可是您知道吗,关于偏关还有另一种写法,请看新华社原社长穆青的大作《泪洒偏关》。

2011年我与“一世无城“友一起去偏关考察长城,特意由《泪洒偏关》引路前往南门外的烈士陵园,看望祭奠梁雷等抗战烈士,拍摄了烈士墓园照片配发于正文后。

2019年11月初稿,2021年5月1日,由中国长城学会理事群“长城王”友发文得知梁雷烈士的后人到偏关烈士陵园扫墓,告慰先烈。



梁雷是穆青中学时期的老师,也是穆青走上革命抗战道路的引路人,八路军晋西北偏关县抗战政府的县长,革命烈士。《泪洒偏关》记叙了穆青离休后第一件事就是前往晋西北去看望老师梁雷的经历,文笔真挚,令人感动,以下《泪洒偏关》正文:

对山西这片黄土地,我有着一种特殊的眷恋之情。

50多年前,我曾在这里第一次穿上八路军的军装,并在贫瘠的晋西北,与日寇血战了整整三个春秋。我的一些同学和老师,许多人都牺牲在这块土地上。特别是我最敬爱的老师梁雷,在抗日战场上壮烈牺牲后,残暴的日寇竟将他的头颅砍下来,悬挂在偏关的城门上。每当我回想过去的往事,或看到一些描述师生情谊的文章,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我的恩师。越是上了年纪,这种感情就愈加撼动着我。多少年来,我不止一次地想去偏关祭扫梁老师的坟墓,但始终没有机会如愿。

今年年初,我从第一线岗位上退了下来,稍事安顿,六月间便踏上了重访晋西北的路程。一路上经忻州、代县、宁武,冒着黄尘、酷暑,长途跋涉,终于在7月1日黄昏之前,赶到了偏关县城。

(一)

山西的偏关,与雁门关、宁武关并称神州三关。黄河在其西侧的峡谷中蜿蜒而过,隔河相望,便是内蒙古自治区的准格尔旗。县城周围群山环抱,峰峦叠幢,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千百年来围绕着三关险塞,曾洒下多少英雄的血泪,记载过多少惊天动地的史诗。

我无意去欣赏黄河峡谷中的落日余辉,也无心去浏览这边关小城的新姿。一种难以抑制的感情,驱使我茫然寻觅那些遗留至今的老墙旧舍,古树残枝。我似乎觉得它们还该记得梁老师的音容笑貌,还该记得抗日战争的连天烽火和当年笼罩着这座山城的血雨腥风。

时光如九曲东去的滔滔黄河之水,恍然间离梁老师牺牲的日子已经 55 年了。我也由一个年幼的中学生变成了满头霜雪的老人。历史在半个多世纪的漫长跨度里,有多少风雨,多少悲欢,多少翻天覆地的变化啊!如果梁老师还活在人间,我们师生能在此重逢,那将是多么令人激动的情景啊!千言万语又怎能道尽那绵绵的离情,深深的思念。

那天晚上,我约请几位熟悉偏关抗战史的同志座谈,他们向我讲述了梁雷老师当年在偏关领导抗日直到牺牲的情景。许多过去未知的事实,更增加了我对梁老师的怀念。谈到激动处我再也忍不住满眶热泪了。随行的同志们怕我太疲劳,太伤感,再三劝我早点休息,可他们哪里知道,我等待这一天的到来,已熬过了整整 55年。

夜很深了,窗外群星闪烁,偏关小城万籁俱寂,我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梁老师的音容笑貌一直在眼前晃动,耳边老听到他那激昂慷慨的声音。一股股难以压抑的热流涌上心头,往事如潮,不停地在我脑际翻滚……

(二)

梁雷老师原名梁德谦,字雨田。出生在河南邓县梁家庄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他自幼丧父,是由母亲一手拉扯长大。家贫和母教,使这位穷人家的孩子自幼就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他不但聪颖好学,而且刻苦勤奋。当时军阀混战,社会极端黑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广大农民苦不堪言。梁雷在黑暗中苦苦探求一条能救国救民的光明之路,17岁便秘密地参加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9年他刚满18岁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3年,梁雷由地下党组织介绍,来到我的家乡河南杞县,在我就读的大同中学教书。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当年梁老师矮矮胖胖的身材,浓眉大眼,有些少白头。平常老穿着一件破旧的长衫,衣着很随便,没有丝毫老师的架子。他教我们语文和史地,讲课极富吸引力,每讲到激动时便辅之以各种手势,讲到悲愤时,又几乎声泪俱下。他博学多才,讲课总喜欢古今中外,旁征博引,课文外的内容,要比课文本身丰富精采得多。常常是下课的钟声打响了,同学们还都不愿梁老师走。课余时间,同学们把梁老师的小屋挤得满满的,总爱和他无拘无束地交谈。听他讲国际国内形势,讲抗日救国的责任,讲红军长征、北上抗日……当时我们都不知道梁老师是共产党员,但感到他所讲的都是真理,都是站在时代的前沿振聋发聩的声音。我们这些穷乡僻野的孩子,都是从梁老师那儿得到启蒙,开始树立革命理想的。

当时,国民党反动统治残酷镇压一切抗日救亡运动,到处迫害进步民主人士,政治上的低气压简直令人难以忍受。唯有我们杞县大同中学,在梁雷等进步教师的领导下,各种抗日救亡运动能够蓬勃开展。同学们读进步书刊、唱革命歌曲,积极进行抗日宣传,成为莽莽中原少有的一块净土。正因为如此,学校不断受到国民党反动特务组织的监视和迫害。特别是1936年西安事变前后,形势更加紧张。我们两位进步教师,先后被国民党秘密逮捕,眼看着梁雷老师处境更加凶险,最后才不得不被迫离开学校。我还记得当梁老师含着热泪向我们告别的时候,同学们紧紧围住梁老师,一片哭泣之声……其情景之动人,我至今难忘。以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学校被迫停办,一批进步师生奔赴延安。我的下一年级的同学,在杞县沦陷后,几乎全部参加了彭雪枫领导的新四军四师。许多同学都血洒疆场,牺牲在抗日前线。

1937年初夏,我在开封参加初中毕业会考,在姚雪垠老师处意外地见到了梁雷老师。那时,他正夜以继日地为抗日救亡运动奔忙。他热情地对我说:“我曾在报上看到了你写的《迎一九三七年》的文章,写得很好,你说得对:‘1937年没有芬芳,没有花香,等待我们的将是弥漫全国的抗日烽火,将是决定民族生死存亡残酷的斗争!’”他说,现在我们的国家已经到了亡国亡族的危险关头,每一个不愿做亡国奴的中国人,每一个热血青年都要参加到抗日救亡运动中去。他问我:“你打算干什么啊?”我说:“家里的意思还是想让我考高中。”他说:“能考上学念书固然很好,但你的家庭清贫,供得起你在开封上学吗?从现在的局势看,战事一起,这里恐怕也很难容得下一张书桌了。我马上就要到山西去了,如果你上不了学,可以到山西去找我,也可以直接投奔延安……”就这样,梁老师和我匆匆分手了,万万没有想到,此次一别,竟成了我们师生间的生死永诀……

(三)

1937年底,我和4个同学按梁老师指引的道路,到山西临汾参加了八路军学兵队。经过几个月的集训,分配到山西岚县的一二〇师政治部宣传队工作。当时,我曾多方打听梁雷老师的音信,得到的仅是他在雁北一带领导游击队同日寇作战,其他就再没有更详细的消息了。

直到1938年的夏天,才有同志突然对我说:“听说梁雷同志已在偏关牺牲了!”当时我无论如何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怎奈接二连三的信息都说明这不幸的消息确是事实:梁老师不仅确已牺牲,而且死得英勇,死得壮烈。岚县距离偏关不算很远,我多想插翅飞往那里看个究竟啊,但那时偏关已经沦陷敌手,在战争环境下又怎能离开部队单独行动呢?无尽的悲痛只好深埋在心底。也就是从那时起,偏关这两个字就像长在我心中的一根芒刺,什么时候一想到它,就感到隐隐作痛。如今,我终于来到了偏关,对梁老师牺牲前后的情景,才有了比较真实详细的了解。全面抗战爆发后,梁雷受党的委派到山西参加了牺盟会,被任命为牺盟总会雁门战时工作委员会主任兼雁北13县的游击司令。

1937年9月13日,梁雷和他的战友率领30多人从太原赶赴雁北。他们一路走,一路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参加抗日。当时晋西北一片荒凉,一片混乱。国民党、阎锡山的军队和地方官员,在日寇未到之前,即纷纷弃城逃跑,一些汉奸、土匪和散兵游勇便乘机祸害人民。梁雷一方面积极组织游击队,一方面还要铲除镇压这些败类,保护群众的利益。有一次他们来到距敌人较近的平鲁县城,旧政府已经解体,县长携款潜逃。城内风声鹤唳,人心惶惶。梁雷率队到来,给群众极大的鼓舞。人们奔走相告:“八路军抗日来了!”纷纷到城外欢迎。有几个老人见到梁雷就跪地不起,流着眼泪说:“你们是来救我们来了!”晋西北及雁北地区,素来地广人稀,生活极其贫苦,再加上气候严寒,兵荒马乱,使梁雷他们的生活十分艰苦。有时候,他们路过一些村庄,十室九空,连一只狗也看不见。吃不上饭,睡不好觉更是经常现象。但梁雷始终保持朝气蓬勃的乐观情绪,整天穿一身农民的衣服,乐呵呵地鼓舞大家抗战的信心。

9月下旬,日军开始向雁北逼近。梁雷便把雁北13县的抗日中心建在偏关县城。国民党的偏关县长逃跑了,他便成为偏关第一任共产党员县长。为了迅速地发展抗日武装,他派遣大批抗日救亡工作队,化装成农民到雁北敌后农村去组织抗日游击队。临行前,梁雷总是一遍遍地叮嘱大家:“在敌后开展工作,首先要注意联系群众,多和穷苦农民交朋友,要向他们指明亡国奴不如丧家犬,不抗日没有活路。”短短几个月,雁北13县就建立起13支抗日游击队,人数多的200多人,少的也有百余人。在群众支持和掩护下,他们勇敢地抗击了日伪军的进犯,并到处伺机袭击敌人。血与火的战事考验,使这些人民的武装逐步成长壮大起来。不久,就传来了朔县游击队连打胜仗的捷报,传来了右玉、平鲁两县游击队相继收复右玉和平鲁县城的喜讯。

从此,晋西北抗日局面一下子打开了,抗日的烽火熊熊燃遍了雁北13县。梁雷所在的偏关县,抗日活动开展得更是如火如荼。抗战歌声响入云霄,送夫送子参加游击队的络绎不绝。新组建的近千人的游击大队群情激奋,斗志昂扬。偏关县在梁雷的领导下,不仅建立了抗日民主政府和党的组织,而且还建立了战地动员委员会、农民救国会以及青年、妇女、儿童等等组织。同时还创办一份报纸,报名“怒吼”两个字也是梁雷亲自题写的。这期间,梁老师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抗日斗争中。他在一封给姚雪垠老师的信中豪迈地写道:“我正在这里导演一幕戏,背景是荒山加荒山,伴奏是枪声加炮声,演员是雁门关外13县的游击队员,演的是抗日健儿反击日伪军的武打戏。观众是四万万五千万不愿作奴隶的中华儿女!它比历史上杨家将镇守边关抗击番邦更加热闹壮烈,更有意义。”又说:“天气越过越冷,但我的血一天比一天热了。”在另一封信里他欣喜地讲到:“由于在斗争中成长壮大起来的人民自卫队增多,我们已二次收复了平鲁、收复了右玉,保卫了偏关。在雁北各县展开了大规模的游击战,一直伸展到绥远的清水河及杀虎口外……”1938年2月25日,日伪军2000余人进犯偏关。梁雷率各路游击队配合八路军一二师警备六团开展游击战,重创了日伪军,打退了敌人的进犯。三天以后,恼羞成怒的日寇又调集坂垣师团一部,分两路大军压境侵占了偏关县城。梁雷和县委、县政府的干部一方面组织群众疏散转移,坚壁清野;一方面把游击队主力拉到偏关南山,坚持敌后游击战争。

这一年的3月18日,该是偏关历史、山西人民抗战史上值得记载的日子。这天凌晨,由于叛徒的出卖,日寇派精锐部队突袭梁雷所部的驻地柏家咀村。当时游击队主力均被梁雷调遣在外,村里只有偏关县直机关干部和少数警卫战士。战斗来得那么突然,很多干部战士还在睡梦中。枪响以后,梁雷迅速冲出屋门,指挥战士抵抗已经进村的鬼子。在生死存亡千钧一发之际,他一面指挥机关干部和群众突围,一面带领少数战士边打边退,断后掩护。

经过半个小时的激战,绝大多数干部战士都安全冲出鬼子的包围,顺着山沟转移了,而最后一个离开村庄的梁雷,因穿件黑色大衣目标显著,却被敌人密集的子弹击中,倒在村外。鬼子立即喊叫着围了上来。由叛徒汉奸指认,鬼子才知道这个满身是血、双目圆睁、紧握着打空了匣子枪的年青人,就是他们闻名丧胆的八路军偏关县长,威震雁北的抗日游击司令。当时梁雷尚未牺牲,只是满身重伤倒地不起。残暴的日本鬼子,立即一顿刺刀把他活活刺死,而后又毫无人性地用马刀砍下梁雷的头颅,带回偏关,血淋淋地悬挂在南关的城门上, 群众进出城门,无不低头掩泣……梁雷牺牲以后,雁北13县的人民群众悲愤万分,纷纷参军参战,誓为梁雷司令报仇雪恨。连当时担任二战区司令长官的阎锡山也公开发电国民政府行政院,表扬梁雷县长英勇作战,壮烈殉国。

偏关的群众和游击队战士几次想把梁雷的头颅抢回来,后被敌人发觉又急忙把它转移到清水河县,挂在那里的城头上。以后几经争夺就不知下落了。当地群众只得含着热泪把梁雷无头的遗体安葬在柏家咀村外的高地上,直到解放后才迁往县城。梁老师是1913年农历正月初二日生,牺牲时年仅25岁。

(四)

第二天一早,我们带着花圈前往城外的烈士陵园。梁雷老师的墓地就建在陵园中。陵园规模不大,迎面立着一座长剑状的纪念碑,上面写着:“为人民而死重如泰山。”在人们的指引下,我找到了梁老师的墓冢。墓很小,用水泥砌成,周围已长满了蒿草。一块一米高的灰黑色石碑立在墓前,上面刻着“梁雷烈士之墓”六个大字。既没有年月日,也没有死者生平的任何记载。墓前种了一棵松树,刚刚长有一人多高,看上去也不过才栽种几年。一种冷落荒凉的感受使人心碎。

我恭恭敬敬在梁老师墓前献上了花圈,深深地鞠了三个躬,心中刚默默说了一句:“梁老师,您的学生来得太晚了!”一阵心酸,眼泪就再也控制不住了。我实在不愿意失态,多年沉积在心底的夙愿、悲痛和内疚,在梁老师面前,怎能不让它尽情地宣泄呢?压抑的呜咽,终于变成了失声的哭泣,泪珠像雨点般地洒落在墓前……我悲痛梁老师死得太早,抗战初期,他正值英年,真可谓“壮志未酬身先死……”一个正在茁壮生长的栋梁之材,过早地摧折了。

如果梁老师能活到今天,该能为党为国家作出多大的贡献啊!我悲痛梁老师死得英勇,死得壮烈,但也死得太惨了。为了挽救国家的危亡,人民的苦难,他把一腔热血洒进雁北贫瘠的土地,不惜献出了年轻的生命,甚至宝贵的头颅。我不敢想象,如今,埋在这墓穴中的仍然是一具无头的骸骨。我悲痛在那风雨如磐的黑暗岁月,是梁老师把革命的火种播进我们的心田。他是我们的启蒙老师,又是我们的引路人。没有他的教诲,我们这些幼稚的孩子是不可能走上革命征途的。如今55年过去了,大同中学的几百名同学,或牺牲于革命战火,或耕耘于祖国各地,他们没有辜负梁老师的期望,梁老师如果泉下有知,也该感到慰藉了。我悲痛梁老师远离故乡和亲人,孤零零埋骨塞外,几十年风雨晨昏,未曾有一个亲人来看望过他。在大同中学同学中,我是第一个,也许是最后一个来到他的墓前,代表那些在世和不在世的同学,用鲜花、用热泪,用一颗赤诚的心来奠祭自己的恩师。我走之后,又会有谁再来祭扫呢?默默地绕着坟茔转了两周,随手拔去一些野草,让同行的年轻人为我在墓碑前拍了一张照片,然后才含着热泪离开了这里。这时候,我甚至不敢回头再看看坟墓,不敢最后说一句:“永别了!我敬爱的梁老师。”

车子回去的路上,正驶过偏关古城的南门。梁老师的人头当年就是被残暴的敌人悬挂在这里的。我让车子在城门前停住,走下车来,久久凝视着这令人心碎的遗址。那城门还是过去的古城门,但城楼已经颓圮,城墙也残破不堪了。城门正对面是一片繁荣的农贸市场,人来车往,十分热闹。但人们可曾知道,就在这古老的城楼下曾经历过多么残酷血腥的搏斗?一个年轻共产党员的头颅,曾震撼了多少同胞的灵魂,掀起了多么汹涌澎湃的抗日怒潮!我觉得,这饱经沧桑的古老城墙,是一座无字的历史丰碑,它镌刻着中华儿女宁死不屈的英雄气概,镌刻着一代共产党员正气凛然的壮歌。我愿这一古城门能永远成为教育和激励后人的历史教材。

(以上穆青原文写于1993年9月18日)

作者穆青(1921—2003),新华通讯社原社长、著名新闻记者,作家,他的新闻作品、新闻主张和实践均为20世纪中国新闻史上的重要部分,20世纪60年代著名报告文学《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的第一作者。


邓州市举行梁雷、武文斌烈士铜像揭幕暨清明祭扫活动

春雨丝丝,追思无限。4月1日,在清明节到来之际,邓州市在烈士陵园举行梁雷、武文斌烈士铜像揭幕仪式暨清明烈士墓祭扫活动。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吴国战、副市长刘红梅、市政协副主席熊成有,梁雷烈士家属、武文斌烈士家属,市关工委、编外雷锋团、退役军人事务局、扶贫办等单位以及学生代表参加活动。


松柏凝翠,碧竹含烟。在庄严肃穆的乐曲中,市领导为梁雷烈士和武文斌烈士铜像揭幕。

市领导、梁雷家人代表、武文斌家人代表共同向铜像敬献花篮、整理缎带。全体人员向梁雷烈士、武文斌烈士铜像三鞠躬。


梁雷烈士家人代表梁毅在发言中说,英魂虽逝,精神犹存。我代表全家在烈士像前郑重承诺:我们全家人永远铭记一切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作出贡献的英雄们。崇尚英雄、捍卫英雄、关爱英雄、继承他们为之流血牺牲的伟大理想,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贡献全部力量。




社会各界向烈士雕像敬献花篮和鲜花,表达对英烈的敬仰与怀念。


梁 雷

梁雷,原名德谦,字雨田,1913年1月31日出生于河南省邓县梁营村的一个农民家庭。7岁时入学读书。家贫和母教,使梁雷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读小学时,除了学好功课,平常还找来一些写文天祥、史可法、戚继光一类的书籍阅读。他一心想当岳飞那样的民族英雄。1928年梁雷在开封省立师范学校上学时,秘密参加了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二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这年,中共河南党组织遭受严重破坏。为了保存革命火种,组织上先后把梁雷转移到沁阳、民权、杞县、邓县等地教书。

他就这样生活在学生中间,还跟他们一起组织演讲会,演唱歌曲,排练戏剧,到街头、工厂、学校演出。在杞县大同中学,还跟他的学生(建国后曾任新华社社长)穆青合编墙报,跟好友姚雪垠合作办校刊,宣传抗日,宣传女性解放,激励学生向封建势力斗争,秘密发展共青团组织,组织青年救国大同盟……

七七事变后,全国抗战的炮声打响了,梁雷受党的派遣到太原,参加了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被任命为牺盟会雁北战时工作委员会主任兼牺盟会雁北游击司令。

9月13日,大同沦陷。当天夜里,梁雷与赵仲池等十多名牺盟会员组成抗日小分队,到雁北去开展工作。这是一个月黑风紧的夜晚,天空在淅淅沥沥下着小雨,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荒山野岭里不时传来野狼的嚎叫。山道又陡又滑,他们翻山越岭走到天明,才走了40来里路。

一出雁门关,来到右玉县。右玉已经沦陷,到处一片凄凉,一片混乱。国民党阎锡山的军队和地方官员,在日军未来之前就弃城逃跑了,一些汉奸、土匪和国民党散兵乘机祸害人民。放眼望去,可以看见缕缕烽火狼烟,群群逃难的百姓。人们扶老携幼,挑挑担担,慌慌张张地在山道上行走。梁雷的心里像压上千斤重担,他又想到小时候听母亲说的“有国才有家”那些话,现在果然得到验证,想起家里的老母亲,心里又添了几分酸楚。

9月下旬,日军开始向雁北逼近。梁雷与赵仲池合计,决定把雁北13个县的抗日中心建在偏关县城。他们的建议得到中共北方局同意,梁雷被山西省政府任命为偏关县县长。偏关县位居雁门关、武宁关等外三关之首,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历为兵家要地。到偏关县时,国民党的偏关县长早逃跑了,梁雷便成了偏关县第一任共产党员县长。为了迅速发展抗日武装,他们派遣了一批抗日救亡工作队,到雁北敌后农村发动群众,组织抗日游击队。

在短短两三个月中,雁北13县就建立起13支抗日游击队,人数多的200多人,少的也有百余人。在群众支持下,经过血与火的战争考验,这些游击队很快成长起来。不久,就传来朔县游击队连打胜仗的捷报,传来右玉、平鲁两县游击队相继恢复右玉和平鲁的喜讯。从此打开了晋西北的抗日局面。梁雷所在的偏关县,抗日烽火烧得更旺。送夫送子参加游击队的络绎不绝。新组建的抗日游击大队群情激昂。在梁雷领导下,偏关县不仅建立了抗日民主政府和中共党组织,还建立了战地动员委员会,农民救国会及青年、妇女、儿童等组织。还办了一份名叫《怒吼》报纸,报名是梁雷亲自题写的。

1938年2月5日,日伪军2000余人果然向偏关进攻了。梁雷率各路游击队配合八路军一二○师警备六团开展游击战,重创日伪军,打退了敌人的侵犯。三天后,恼羞成怒的日军又调集坂垣师团一部,兵分两路,占领了偏关县城。梁雷和县委、县政府的干部,一面组织群众疏散转移,坚壁清野;一面把游击队主力拉到偏关南山,准备与敌人展开长期游击战争。

3月18日凌晨,由于伪“维持会”告密,日军派精锐部队前来突袭梁雷的驻地柏家嘴村,当时游击队主力被派遣在外,村里只有偏关县直机关干部和少数警卫战士。战斗来得这样突然,很多干部战士还在睡梦中,听到枪声,梁雷迅速冲出屋外,一边指挥战士抵抗已经进村的日军,一边组织机关干部和群众突围,自己则带领几个战士在后边打掩护。经过半个小时激战,多数干部战士都安全冲出了敌人的包围,顺着山沟转移了。只剩梁雷及少数几个人在村里。战士们说:

“梁雷同志,你该撤了。”

“不行,你们先撤,我来掩护。”

“太危险了,咱全体同志不能没有你,你快撤吧!”大家说。

“不,我是抗日县长,只能在抗日最前线战斗,决不先离开阵地!你们快撤,这是命令!”

敌人越来越近了,情势十分紧急,那几个战士只好不忍心地离开他。

“轰!轰!”在几颗手榴弹爆炸声中,那剩下的几个战士也顺利地转移了,梁雷才开始撤离。这时候天已经亮了。100多敌人涌进山村,疯狂的子弹雨点似的向他这边飞来,梁雷咬紧牙关,提着匣子枪,一边还击一边移动着。他冲出村庄了,再有几分钟就可隐蔽到附近的山沟里去,遗憾的是他穿的那件黑色大衣目标太明显,就在这时被一阵密集的子弹击中,倒在地上。

一群日军嚎叫着围上来,由汉奸指认,日军才知道这个满身是血,双目圆睁,紧紧握着打空了匣子枪的年轻人,就是他们闻名丧胆的偏关县长,威震雁北的抗日游击司令。当时梁雷还没牺牲,只是浑身重伤倒地不起。残暴的敌人见他还活着,立即一阵刺刀把他活活刺死,又毫无人性地用马刀砍下他的头颅,带回偏关,血淋淋的悬挂在南关城门上。

梁雷这年才25岁。他没让母亲在背上刺字,却用年轻的生命在我们民族史上写下了永放光辉的一行大字:我们是中国人!


梁雷牺牲地:偏关县楼沟乡柏家咀村


偏关县楼沟乡柏家咀村位于偏关县城东南20公里,新209国道临村经过,交通非常便利,辖石角上1个自然村,属非贫困村。全村共170户406口人,常住人口70户100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29户67人。全村有党员25人,村支两委;班子共8人,交叉任职2人。全村总面积8478.9亩,耕地面积3701亩,林地面积1375亩,村内种植主要以玉米、谷子、脱毒马铃薯等小杂粮为主,养殖主要以羊、牛和猪为主,集体经济收入约91万元。该村农业基础条件较好,20世纪60年代,是全省农业学大寨机械化水利化重点村。如今是偏关县有机旱作农业连片种植试验示范基地,2018年至2019年连续两年,偏关县农民丰收节在该村举行。


红色党性教育基

柏家咀村历史悠久,抗战时期,是偏关县政府所在地,著名抗日民族英雄梁雷曾在柏家咀村驻扎战斗,在这里壮烈牺牲。梁雷,1911年1月31日出生于河南省邓县梁营村一个农民家庭,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战时期,梁雷受党的派遣来到太原,参加了牺盟会,被任命为牺盟会雁北战时工作委员会主任兼牺盟会雁北游击司令。1938年3月18日,时任偏关县县长梁雷和少数游击队员留守在柏家咀驻地,由于伪维持会告密,日军派精锐部队偷袭梁雷驻地,梁雷被杀害。这一年,梁雷年仅27岁。梁雷牺牲后,柏家咀村人继承先烈遗志,不懈奋斗,抗战老兵顾有来赴京参加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大会,并作为抗战老兵代表参加了首都国庆阅兵庆典活动。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文化广

在县乡两级主导下,村支两委着力打造柏家咀红色党性教育;基地。建设梁雷旧居;和村史馆;,追忆英雄梁雷生前抗战革命事迹,缅怀先烈可歌可泣的伟大足迹。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增强全县民族精神和爱国精神,指引全民增强爱国情怀,提高思想道德建设,激发乡村两级打好精神扶贫战,激励全民自强不息艰苦奋斗,团结一心齐力迈入小康社会,实现乡村振兴。

经历血与火的历史,红色革命代代传承,团结战斗的精神已深入人心。今天,村两委引领着全村人民战脱贫战疫情,营造美丽宜居新村取得初步胜利。

编辑:山西红色故事编辑部郝文俊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