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特别关注> 关注事项

“八一”建军节里一次特殊的红色寻访故事
来源: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作者:郝洪振   更新时间:2021-08-08   浏览:6095


背景:

2021年下半年伊始,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通过综合门户网站----晋绥网,收到两封革命后代来信:一封关于建议在宁武县二马营村建设“红色文化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一封建议在宁武县盘道梁经阳方口镇同蒲铁路翻越摩天岭到达岢岚县这条红色交通线上的亮点处设立纪念标识。并附来好多好多有关的资料和《钢铁长廊》的歌舞剧剧本初稿。

2021年6月21日至27日,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由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组织全国各地晋绥儿女秦次森、郭友苏夫妇、袁建平夫妇、韩伟等与本会骨干一行16人,走进晋西北老区岢岚、五寨、宁武、静乐、岚县和五台、定襄、代县等地,进行“寻访红色故事、传承红色基因”活动。

2021年7月22日,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组织本会骨干与新闻媒体走进原平市白石村将军故里慰问军烈属和光荣在党五十年老党员、寻访红色故事、传承红色基因。

2021年8月1日至3日的“八一”建军节日子里,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组织本会退役军人、骨干和热心红色文化的退役军人一行12人,重走红色交通线、寻访红色故事、传承红色基因。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晋绥儿女唐向红等多名为此次活动点赞,唐向红为此次活动资助300元。

一、从热心到初心

山西革命老区,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做出了不可磨灭的牺牲与贡献,有着光辉的重要地位。

继承先烈遗志、发扬革命传统。是我党我军的优良作风和传统。于是,便层出不穷地涌现着一批批自筹经费、自发组织、不求名利、热心积极地弘扬革命精神传承红色基因的红色文化热衷者。他们在自家的生活上勤俭节约、抠门小气,在红色文化投入上却慷慨大方、不惜重金。尊重历史、尊重英雄,在革命历史资料征集、挖掘、抢救、整理、以史育人的红色基因传承路上艰辛地坚守着……

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这伙人,就是其中之一。

“重走红色交通线、寻访红色故事、传承红色基因”活动的消息在晋绥网发出后,“研究会”会员马效忠、冯卯玉、李银堂、李来平、张爱平、马俊青等积极支持,报名参与、帮助筹备。同时,引起了宁武县退役军人、革命烈士后代闫虎仁,忻州市退役女兵王淑华、靳焕香,宁武县村干部项俊应,静乐县杜家村杜怀耀等的关注,报名参加。这里,我们要提的是,吕梁方山县烈士遗骸收迁志愿者李来平,自费从方山县赶来参加,满怀热情;宁武县退役军人、革命烈士后代闫虎仁年已六十多岁,一路做向导一路讲宁武县的抗日战争故事,精神可嘉。

就这样,十二名红色文化志愿者,8月1日早晨七点从忻州市出发,到达宁武县阳方口镇与宁武县马效忠等汇合,买一些干粮时间已是九点三十分,郝文俊吩咐几点注意事项,三辆车便风风火火地沿长城边的山路向大几十公里以外的盘道梁开赴……。


此时,他们的热情已成了初心:根据那封沉甸甸的建议信与《钢铁长廊》的歌舞剧剧本初稿,从宁武县盘道梁经阳方口镇同蒲铁路翻越摩天岭到达岢岚县这条红色交通线,做一次实地初次探访,让被人们遗忘的这段历史告诉后人。

二、从热情到精神


从宁武县阳方口镇到盘道梁村,穿越两座大山沿山梁七拐八绕一个多两个小时,来到盘道梁村。好在村村修通了新水泥路,节省了好多时间。

盘道梁村位山西省忻州市宁武县薛家洼乡,在册人口358人、138户,耕地面积1080亩。盘道梁,雄踞恒山山脉要冲,北陡南缓,峰峦叠嶂,自古是战略要地。城砖石料,四处散落,连人们的房屋、院墙都是用长城上的砖石垒砌而成。因此,留下许多遗迹与英雄的传说。




站在盘道梁梁顶,夏风吹寒冷如秋。抬眼四望,北面大同盆地、朔州城,地面上的村镇、山脉、河流,像搁在棋盘内的模具;东、西、南面,崇山峻岭尽收眼底,高峻与渺小一目了然,让盘道梁瞬间提升了气势,让大家肃然起敬。

村主任李安明听了我们的来意,一面召集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们回忆小时侯所知道的,一面主动为我们做向导。我们一边探访,一边听着这样一段故事:

1943年末,彭龙飞奉命随晋绥军区司令员吕正操同志带三个团,护送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聂荣臻同志过同蒲路到延安去,在雁门关西南面的盘道梁落脚。当时聂司令员亲自视察了盘道梁的地形,对大家说:“这么重要的地方,我们应该派人来组织群众,开辟一条通往延安的敌后交通线。”这个指示很重要、很正确。

当护送聂司令员到达兴县革命根据地后,吕正操同志找彭龙飞谈话,提出要彭龙飞在盘道梁开辟交通线。

彭龙飞曾多次路过盘道梁,知道这个地方是晋察冀、晋西北两大军区的接合部,很多领导干部、机密文件、军用物资都要在这里过往,更是是与敌人进行‘蚕食’与反‘蚕食’斗争所争夺的一条咽喉要道,责任非常重大。就带着三个侦察连来到盘道梁。

彭龙飞带着三个连队来了后,很快就把群众发动起来了。新建了两个武装连队,加上当地原有的两个武装连队,一共有七个连队,成立了一支雁门支队(又称二十支队)。上级还给配发了一部电台,随时都可以和晋察冀、晋西北两大军区联系,取得策应。尽管当时的处境很险恶,兵力也有限,但是在当地群众的支持掩护下,仍然能在敌人的包围圈里神出鬼没地活动。然而,当时迫在眉睫的问题是,如何尽快制服这条交通线上的敌人,确保过往同志的安全。

当时,在盘道梁这条交通线上,敌人气焰最嚣张、对我们影响最大的是关帝的大据点。只要我们能设法制服它,就能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于是,彭龙飞当即定下决心,先集中力量打击日伪军在关帝的据点。当时敌人设在关帝的这个据点,兵力雄厚、工事坚固,四周挖了一条又宽又深的壕沟。敌人除每天出来巡逻搜捕放一次吊桥外,其余时间不放吊桥,很难攻打。特别是我们出于斗争策略的需要,暂时还不能彻底拔掉这个钉子以免刺激敌人,只能采取军事打击和政治瓦解相结合的方针。一方面打打他们的气焰,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另一方面开展政治攻势,从内部瓦解敌人。

在一个夜幕低垂的晚上,彭龙飞摸清了敌人平时活动的规律后,便在夜色的掩护下,神不知鬼不晓地把三个武装连队,潜伏在据点周围的一些旧煤窑和砖窑洞内。大家严守纪律,整整一夜,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和一丝光亮。第二天上午八、九点钟,据点里的日伪军照例出来巡逻搜捕。当他们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情况,开始放松警惕,就敌人到村子里抢了一些猪、羊、鸡大摇大摆地往回走时,突然,彭龙飞潜伏在窑内的部队从两旁冲了出来,一边端枪射击,一边大声呼叫:“缴枪不杀!”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打蒙了,顿时乱了营。据点里的日指挥官,为了自己的安全,不等外面的日伪军跑回来,就下令收起吊桥。

跑不回去的日伪军在沟边急得直跺脚,咒骂他们当官的没良心。这些回不去的日伪军,东躲西藏,到处乱窜。除那些顽抗的日本鬼子被当场击毙外,大部分伪军都乖乖地当了俘虏。这一仗,果然把敌人嚣张的气焰打下去了,好长时间敌人都龟缩在据点里不敢出来。其他据点里的日伪军,听说八路军这么厉害,也都变得老实多了。这样,我们的队伍就便于活动,加紧开展这条交通线上的工作。当时,部队学习冀东做敌伪工作的经验,就对抓来的伪军进行宣传教育,’要求他们以后出来不要伤害群众,日本鬼子来“扫荡”要给我们通风报信。有的伪军是本地人,通过他们的家属做他们的工作,要他们立功赎罪。这些伪军绝大多数都不愿意当一辈子汉奸,尤其在当时抗日战争节节胜利的大好形势下,他们也都想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所以,经过一番教育,他们都纷纷表示愿意改邪归正,戴罪立功。后来,经过教育的伪军,不但经常给我们通风报信,而且还按照我们的要求,每次等我们的人员、物资通过后,隔一个小时才向日本鬼子开枪报警。总之,不到半年时间,在盘道梁打开了新局面,开辟了一条通往延安的敌后交通线。

可是,这条交通线,引起了日本鬼子的注意。敌人组织了大队人马来盘道梁“扫荡”,妄图一举歼灭我雁门支队。

这一天,正是农历年三十,大雪纷飞。我们接到伪军的报告后,即在各个山口派出了警戒哨,大路上也都埋设了地雷。只要一发现敌情,地雷一响,我们就立即组织转移,同敌人在山沟里转圈子、打游击。由于有了准备,部队思想都很镇定,照旧在村子里和群众一起迎新除旧、欢度春节。这里的老百姓生活很苦,不种粮食,主要以挖煤窑为生。平时吃的主要是山药蛋(土豆)、莜麦面。没料到,这时日本鬼子已摸到了村口。原来,这天风雪特别大,天气也非常寒冷,在山口上担任警戒的同志,以为有地雷报信,都钻进山洞避寒去了。可是雪下得太厚了,埋设在大路上的地雷一个也没踩响,日本鬼子就这样不声不响地摸了进来。霎时间,村里村外,枪声大作。彭龙飞一边组织部队抵抗,一边赶紧组织老百姓向山上转移。等把村里的男女老少都安全转移上山后,部队才向山沟里撤退,把敌人吸引过来,以掩护山上的老百姓。

敌人这次“扫荡”,就是想要歼灭我们雁门支队。双方一接上火,他们就死死咬住部队不放。当时的地形,对我们非常不利。敌人居高临下,而我们则被敌人密集的子弹打得抬不起头、起不了身。尤其是对面的山岩上敌人又架起机枪,封锁住我们山沟里唯一的一个出口处,这就更使我们部队陷入了困境。如果等到天亮,我们整个支队就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那后果就更不堪设想了。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敌人的机枪停止了射击。

部队以为敌人的机枪手被打死了,赶紧抓住这个空隙冲出了这条山沟。事后部队回来打扫战场才揭开了这个“谜”:原来敌人的机枪手趴在岩石上射击,身下的积雪被体温慢慢融化了,忽然一滑溜,便身不由己地连人带枪一起掉进了深谷,跌死了。部队在那里还拾到两支歪把机枪。这次“扫荡”,敌人被我们牵着鼻子在山沟里推磨打旋。转悠了两天一夜,终于在严寒的驱使下,敌人夹着尾巴收兵回营了。

敌人一走,我们部队又回到了原地。盘道梁,还是我们的盘道梁,交通线照常畅通无阻。一批批在延安学习的领导干部,从这里安全通过;许多机密文件、战斗号令,不断地通过这里转到全国各地;一批批医药用品、枪支弹药,从这里输送到战火纷飞的战场……。盘道梁,成了在敌后的一条钢铁运输线,是联结抗日军民的一条大动脉、是我们通向抗战胜利的坦途。

有一次,萧克和刘澜涛两位领导同志打这里路过。他们刚一坐下,就关心地问起了这条交通线上的情况。彭龙飞报告说:“过去你们来,我们要派大部队护送,有时还要打一下才能过去。现在你们就放心休息吧,等天一黑,派两个武工队员在前面领路就行了。”两位领导看彭龙飞说得这么自信,开始还有些怀疑,后来看到如此顺利地把他们送过去了,高兴地拍着队员的肩膀说:“你们真行啊,这说明我们抗战胜利在望啊!”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那次日本鬼子来“扫荡”,彭龙飞和部队冒着严寒在山沟里转圈子、打游击。很多同志都冻伤了,彭龙飞的一双手也冻坏了。当时,好心的同志急忙找了一些棉花,给彭龙飞包扎了起来,为的是不让彭龙飞的手再被冻坏。

有一天,支队部警卫班的几个小鬼从外面捧回了一堆梨。大家一看这些嫩绿的梨子,鲜灵灵的,怪馋人的。有个心急的同志,没等给他分就拿起一个放进嘴里去咬,结果怎么也咬不动,才知道这些梨子冻得很硬!大伙儿说他不行,他还不服气,又端来一盆热水,把梨子往里一泡,这些嫩绿的梨子一下子全变黑了,顿时成了一堆烂梨。恰好这时,有位老大爷从门外路过,看到这种情景,便告诉他们说:“小同志,要冷水拔梨啊!”彭龙飞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一震。赶忙要人把自己的手打开一看,果然,有七八个指头已经变黑,开始坏死了。不久,医生要彭龙飞去进行手术治疗,彭龙飞却执意不肯去。最后,医生只好实话对医生说:“再不进行截肢手术,就会危及你的生命安全!”于是,医生的双手被锯掉了,从此,便离开了盘道梁。

可是在彭龙飞离开的那一天,心情是多么的难舍难分!彭龙飞不是因为自己在盘道梁献出了一双手,而是因为他对盘道梁的老百姓、对盘道梁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都有着牵肠挂肚的思恋!


我们红色寻访的热情被故事里的民族精神融合,探访便更加认真、细心起来。当村主任李安明讲北面山顶堡子边墙下埋有三、四具八路军无名尸体时,来自吕梁方山县烈士遗骸收迁志愿者李来平一下子来了兴趣,虽然时已下午三点,大伙还没有顾上吃中午准备的干粮,又请李安明主任带路爬山探访。在现场大伙拍了照,李来平还认真地做了标记,决心向上汇报、申请迁收回晋绥烈士陵园。得到了大伙的一致赞同。


三、从初心的寻访到精神的传承


从盘道梁经薛家洼、贾家窑返回阳方口寻访,已是下午六点多钟。寻访队员们争先恐后地在阳方口城墙下、镶有“宁武第一关”的城门楼下合影留念。随后,又来到阳方口同蒲铁路段进行寻访……。






晚上下榻宁武县东寨镇宾馆,开始商议第二天攀登摩天岭计划。许多资料上所说的宁武县摩天岭,在芦芽山北段,但是当今宁武人对这个名称非常陌生,上了年纪的老人们大都不知。退役军人、革命烈士后代闫虎仁讲:上摩天岭得从榆庄到春景洼、经麻地沟攀登山顶。后又说走李家山路近。最后大伙决定就从东寨、春景洼、经麻地沟攀登摩天岭。

第二天早上又是七点半从东寨镇向春景洼、麻地沟出发,一路圣地美景、一路欢歌笑语,来自静乐县的李银堂对两边山水拍个不停,郝文俊张开高梁白酒洗漱粗的嗓音把《人说山西好风光》唱成了《一条大河波浪宽》,李来平从吕梁方山县来,看到“一品石”、“悬空村”、“万年冰洞”惊奇不已,可惜我们不是来旅游的,快下去站边上留个影就算来过了。车到春景洼村,村干部找来三、四位老人,但都说不知道摩天岭,并且讲当年红色交通线也不经过这里,这里有日本人的炮楼。


又是,按照指点到达麻地沟到神池县的最高地段,由当地项俊应、马效忠带路向最高山顶攀登。进了原始森林,真找不到东南西北,手机也没了信号,好在带路的项俊应、马效忠高喊声不时传来。两个多小时攀上高峰,四周群山峻岭,看似美景如画、一望无际,要象当年经宁武阳方口穿行翻越到达岢岚县,别说沿途有敌人封锁,就是光大明亮让你走,想也不敢想。回头一数队员,仅仅坚强地上来五人-----郝文俊、项俊应、马效忠、李来平、李银堂。


可这里并不是资料里所提到的摩天岭。下的山来,没上去的队员们建议打道回府。并说:就是找到摩天岭了,我们费半天劲上去又有什么意义、价值?走走就算了。属牛固执的郝文俊又掏出资料来核对,耳边又不时回荡着宁武县刚刚退居二线且对宁武历史有深研究、编撰出版不少书籍的政协主席薛军良的讲解:当年宁武盘道梁的革命重要交通站点,八路军彭龙飞就在这里负责。穿越阳方口同蒲铁路最窄的敌人封锁线,沿阳方口与神池县南山,翻越摩天岭迂回宁武芦芽山脉向西南到达岢岚县。

完全正确!向神池县太平庄再出发,由太平庄攀登摩天岭。



时值大中午,郝文俊给队员们打气,讲起了这样一段真实的故事:2015年,一位当年在敌后交通线上的八路军女战士,已是八十大几的老人了,与子女们一起从北京专程来到宁武县,重走当年她铭记最深的摩天岭交通线。老人非常想乘车爬上摩天岭,可汽车几次冲越,都没有爬上摩天岭。老人就在半山腰下了车,连滚带爬这里看看、那里望望,滚了一身土。子女们忙给她打扫,老人不让,湿润着双眼说:我好多战友牺牲在这里,想上山顶看到他们的身影,可上不去了,非常遗憾。身上这些尘土,我要带回北京去,留作怀念。就这样老人将这一身尘土带回了北京。2016年,老人临终时,嘱托子女们将自己的骨灰撒在宁武摩天岭……。


这,是我们一位老兵初心的不忘、更是一种精神的传承。

四、从活动到行动


8月3日,在活动总结时深受感动的宁武县队员马效忠正式向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提出申请:依托宁武县厚重的历史地位与研究会的业务指导,利用自家紧靠芦芽山旅游景区、“宁白线”公路的便利条件,自筹创办红色驿站,近距离、接地气地积极弘扬宁武军民,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同仇敌忾、浴血奋战的革命精神,努力传承红色基因。

郝文俊及参加活动的队员就势来到宁武县化北屯坝门口村马效忠大院和空房进行了现场考察、调研,发现在宁武汾河源头两岸边、芦芽山景区出入处、“宁白线”公路旁村庄宽阔的地方设立个红色驿站服务点,太适合了。随即与村干部取得同意、支持,当场拍板。

一直对红色文化情有独钟的马效忠当场做通妻子、儿女们的思想工作,一面让家里人收拾空房与两亩大的院落,一面拿出积攒下的八千元,请求郝文俊、李来平这两位在红色文化事业上有所建树的老师作参谋,一同到忻州市购置红色驿站设施和制作展板等。

活动后几天过去了,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第一个乡村红色驿站,也是宁武县第一个农民自筹创办的红色驿站初具规模……。


结束语

这,就是我们在“八一”建军节里,一次特殊红色寻访的一段故事。也是我们此次重走红色交通线、寻访红色故事、传承红色基因的开始。



晋绥网郝洪振:1995年出生,2012年高中毕业后参军,2018年退役回乡。现读大专,在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担任党支部书记兼晋绥网编辑部主任。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