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晋绥研究会> 学术研究

高春平:于成龙《示亲民官自省六戒》探究
来源:晋阳学刊   作者:高春平   更新时间:2021-11-06   浏览:683

高春平:于成龙《示亲民官自省六戒》探究

● 作者简介:

高春平,山西省社会科学院(山西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副院长,二级研究员,研究方向为明清晋商、明代监察制度、中国近现代史、文旅融合。

习近平总书记2020年5月12日在山西考察工作时的重要讲话第六部分《坚持不懈抓好党内政治生态建设》中指出:“营造良好政治生态,关键在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各级党委(党组)要切实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把真管真严、敢管敢严、长管长严贯穿于管党治党全过程。”习近平讲:“山西有个于成龙,他在为官时定下《示亲民官自省六戒》,提出勤抚恤、慎刑法、绝贿赂、杜私派、严征收、崇节俭六条戒律,早晚对照、自我检视。”要求各级领导班子和党员领导干部一定要以身示范,带头树立清风正气,以党纪国法破除潜规则,以正能量抑制负能量,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坚决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旗帜鲜明地同各种不正之风作斗争。

一 、于成龙《示亲民官自省六戒》是地方官从政基本规则


(于成龙画像)

于成龙《示亲民官自省六戒》写于康熙二十一年夏抵任两江总督后,收录在《于清端公政书》卷7,这是他一生忠君报国、勤政爱民、廉洁从政的经验总结,也是他多年治理地方的心得体会,尤其是在两江总督任内的施政准则。于成龙自己对“勤抚恤、慎刑法、绝贿赂、杜私派、严征收、崇节俭”六条戒律,更是早晚对照、自我检视。何谓亲民官?于成龙认为“朝廷设官分职,而与民最亲莫如州县”。为什么要提出这六条戒律,是因为于成龙十分清楚“近来积弊成习,亲民者反以累民”,甚至于有寡廉鲜耻,不知廉耻为何物,进而将儒家倡导的“天理良心”置之高阁而不问的不良官场风气,导致吏治日坏,如同狂澜倒倾。因此,于成龙采纳时言,力纠时弊,提出地方官加强自我修养、自我管理、自我约束的六条戒规,并强调如不及时纠偏救弊,即使“王法不及,必有天灾祸殃到来”。所以,他在反复思考提炼的基础上提出六条忠告:

一曰勤抚恤。于成龙认为,“州县之官称为父母,而百姓呼为子民。顾名思义,古人所以有保赤之喻。夫保赤者,必时其饮食,体其寒暖,事事发于至诚;保民者,亦当规其饥寒,勤其劝化,事事出于无伪”。他主张官员要勤政爱民、体恤民间疾苦,安抚关心百姓的生产生活。在于成龙看来,州县官被称为父母官,而百姓呼为子民。身为父母官就有保护子女、勤于教化,不能让子女忍饥受冻,遭受灾殃的责任。并说:“抚字心劳”,知抚字必从心出。由心而发,随事加恤,便有裨益。“若徒外面摭拾一二便民好事,以为得意,亦市名也。”其去残忍者几希耳。是不可不戒。

一曰慎刑法。于成龙认为人命关天,刑狱关系到老百姓身家性命。三尺王法,更能折射出执法官员的天理良心。于成龙认为,官员决不能贪赃枉法、草菅人命,要秉持德主刑辅理念、依法行政。他说:“草木禽鱼皆有生命,不可恣意杀伐。况人为万物灵,其肌颅手足悉胞与也。人不幸而涉词讼,又不幸而于词讼中受刑罚,虽十分不可宽,必须求一分稍可宽处。”因此,一定要秉持敬天保民、秉公执法、民皆赤子、宽大为怀理念,绝不能受贿枉法。“当思入此者皆无知小民,或有冤枉,极可哀痛,自然稍加体念。若徒任意禁狱与任意加刑,甚有循情面、恣苞苴,以下民之皮颅供长吏行私之具者,或身或子孙,定遭奇祸。是不可不戒。”在两江总督任内,于成龙规定获盗未经到官,严禁捕役私带荒郊非刑拷掠酷吊,垂楚之下,诬良为盗,“倘有不遵,官则题参重究,役则立刻处死,绝不姑贷”。

一曰绝贿赂。行贿受贿是封建官场的积弊通病。于成龙认为官有俸禄,舍此而外没有别的路径,不能贪求私利,要杜绝行贿受贿,并以古人名言“士大夫若爱一文,不值一文”,“从来有名士,不用无名钱”和西汉杨震“四知”典故告诫官员。而且警告道,如果贪赃枉法,剥民膏脂,自身或子孙,定遭奇祸报应。“夫受人钱而不与干事,则鬼神呵责,必为犬马报人;受人财而替人枉法,则法律森严,定当妻孥连累。”因此,应当深夜反省,汗流浃背,不可不戒。他在直隶巡抚任内清操益励,“凡在京亲戚交游,相请托者概行峻拒,所属人员并戚友间有馈遗,一介不取”。针对下属送礼,他颁发《严禁馈送檄》指出,“大名县知县公然开具手本,呈送中秋节礼,越公犯上,本应题参,姑念初犯,暂从宽宥,合行严饬。嗣后凡遇重阳、冬至、元宵等节并过路送礼,各衙门概行禁止。如有私相馈献查出并行题参,决不姑宥”。

一曰崇节俭。节俭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为官施政的基本准则。于成龙为官清正,一生节俭爱民。他认为天生财物,固然是供给人用,倘若奢侈浪费、暴殄天物,饮食糜烂,是导致官贪吏奸、坏人心术的开始。因此官吏治民“虽自己足食,尤当思民之无食者;自己披衣,亦当思民之无衣者”。他终身布衣蔬食,反对奢靡浪费,被百姓称为于青菜,亲自写下《严禁奢靡檄》和《节俭歌》,认为“服御衣饰俱有常例,适体则已,勿喜新而纨绮争肥,勿斗丽而锦绣称奇”。从他《乙卯春题书雪堂》诗便可知其节俭作风。

竹笋才生黄犊角,蕨芽初放小儿拳。

试寻野菜和香饭,便是黄州二月天。

这首诗作于康熙十四(1675)年早春,于成龙时任湖广黄州知府。当时,黄州一带刚刚经历过“三藩之乱”,征兵催粮、洪涝旱灾造成了连年饥荒,他一面向上司请求蠲免税赋、赈济灾民,一面开展民间自救,自己常年以粗糠野菜为食,把节省的薪俸口粮用于救灾。在诗中,诗人以乐观的笔触描写了他和衙役们四处寻觅野菜以度春荒的动人情景。如果不了解时代背景,人们可能不知道这个以采摘野菜为乐的老人已是朝廷的四品大员了。

一曰杜私派。私加乱派一直是封建官场恶习。于成龙认为“小民应办正额尚且难应,未知私派从何起也”。他查访得知“司道府差下县、县差下乡,俱足为民害,而府县差害民尤甚”,愤而说道:小民终岁勤苦,竭尽全力,难完赋役之供,更不用说额外负担。而“不肖州县往往巧立名色,借端私派”。县差下乡“承催钱粮、拘提人犯,酒食差钱,狼贪猪突,穷乡僻壤,辱及妇女,几无天日”。特别是自三藩叛乱以来,连年军需浩繁,征“跳银则有倾销解费之派,漕粮则有修仓监兑之派,由单编审则有刊刻纸张之派,种种名色,弊难枚举”。而且催征十分紧急,例如解马、赔马与兵马行粮、草豆,“冲途供应,动以千百,无计可支。故有派之民间,俟日后销价给发者”。他认为这种做法“不知先取后发虽至公无私,小民之揭借其利已经数倍。况长吏派一钱则胥吏派数钱,长吏借一斗则胥吏派数斗,有极不堪命者乎”!至于因公苛敛,任意诛求,种种乘机自利,不喾为盗取人,定然自有后获。鉴此,于成龙建议稍挪正供,现价现买,上司迅速开销,并由单价值亦多此一番周折。

清代地方加派最多的是州县征收钱粮时借口熔铸碎银会有损耗而任意加征火耗,被称为地方贪官污吏吮吸老百姓血汗的无底洞。因此于成龙力主禁革火耗,上级道府如不揭发报告,视同包庇,难辞咎处。他在《兴利除弊条约》“严禁火耗条”指出:“征收钱粮,照部颁法马,令花户自封投柜,不许暗加火耗。久奉禁例,况经功令创惩,州县各官自宜洗心革面。乃访闻江南下江州县征收钱粮仍有火耗,上江较为尤盛,而江西州县火耗竟有每两加至一二钱不等。哀此小民剜肉医疮,吞声饮泣,而不肖有司方且肥家润蠹,坐收富饶,恬不知耻。本部院念火耗之弊害民最众,而累民最甚,务必痛除尽革,以纾民困。如有不遵,访出定行参究。该管道府不行捷报,均难辞咎。”

一曰严征收。国家赋役、百姓支供自有立法规定。近来征收立法,著令自封,禁绝火耗,上之所以严州县者,可谓周且密矣。夫为州县而受上之禁饬,即使无弊自好者尚觉汗颜;至为州县而并禁饬之不灵,倘有自欺,则有心者将视为何等乎?古人云:“钱粮一节若肯请减,其善无量。”今钱粮不减反增,而火耗之类加征钱粮之弊日盛一日。两江弊政,“不论重轻罪犯,动辄收监,而狱吏禁卒百般凌虐,多方索诈”,致使老百姓“鸠形鹄面、衣食啼号,此等困苦小民,欲阴搜其膏血,纵令安然无事,满载还家,后日亦必生流荡子孙以覆败之者,是不可不戒”。

然而,政策规定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往往会因各地经济社会条件不同产生差异甚而影响到官员的考核和选用。这方面典型事例莫过于江苏布政使丁思孔。通过《特荐江苏藩司疏》便知于成龙是如何对待官员的大节和小过,将原则性和灵活性有机结合的,进而为当今的纠错容错机制实施提供一点启发。

康熙二十一年(1682)十二月,于成龙和江苏巡抚余国柱联名上疏,破格举荐江苏布政使丁思孔。于成龙认为“论人授官,固当就才之长短以分繁简;若就官论人,又当按地之繁简来定高下。江南赋重役繁,民生凋敝,兼以水旱频仍,供亿四出”。在这里做官,长才虽想勉力,而回头无进步之阶;短才困于积逋,但缩手缩脚缺少保全身心之法。案牍越来越纷繁,催科越来越繁苦,希望地方官员“痛自鞭策,志期上达者,屈指不见一二”。然后他又叙述自己蒙皇上特旨简命督抚江南,亲自教育管理官吏的状况。“朝乾夕惕,茹药饮冰,上以期答朝廷委用之重,下以期慰生民乐业之望。细事必出于躬亲,勺水必凛于夙夜。举凡属吏公事进见,多方训诲,随事禁饬。严其守,又察其所守之真伪;勤其政,又访其敷政之宽严。莫不争相濯磨,矢心厘剔。未几而以盗案降级者见告矣,未几而以逋欠落职者见告矣。在朝廷乃不得不处之定例,在各官亦不能自逃之罪案。故自郡守以及有司,问其官则席不暇暖,问其职则整顿无心,势使然也。”而在不合理的考核制度下,大部分官员身上都背了处分,守令各官无一堪膺此选,岂是都妄自菲薄,甘居庸劣吗?实在是地方的限制。“况藩司为钱粮总汇,数百万之赋税于此考成,本省外省之兵饷于此征解,大小属员之贤否于此表率,以至民生之疾苦、水旱之灾伤于此严稽核而赖赈恤。其繁苦百倍于郡县,其责任亦百倍于郡县。苟非才能肆应,气堪百折,鲜不朝受命而夕倴辕亦。”于成龙详细列举丁思孔办理军饷、军需、后勤、公款、催科、文教、救济各项不平凡的政绩与品行,说明丁思孔是干练真才,接着说:“江苏布政使丁思孔,历任既久,参罚固多,既不敢违例以入“卓异”之列,又不敢拘例以蹈蔽贤之愆。这是因为“参罚纠缠,无由振拔”,结果导致不仅丁思孔自己“官之淹骞,任事灰心”,而且“凡劳吏之闻风,亦皆短气”,这样“既不足以彰圣明使过之仁,又非臣等以人事君之义”。又举例说:“查前任抚臣慕天颜、曾以上海县知县任辰旦、常熟县知县林象祖俱有积逋未清,特疏荐达,业荷皇上特允行取,得备掖垣之选,候补清华之列。今思孔之繁与难,视二臣何止什百倍耶?倘臣等隐忍而漫为姑置,蔽贤之过与循私,臣等之所不敢出也。”最后讲:“臣等为地方人才起见,合词特举。”况且丁思孔已“入觐”京城述职,希望皇上亲赐咨访,当面考察这个人的才能贤否,如果我们所举不谬,“乞伏皇上破格擢用,则立宪之典可以度越千古,且使凡为臣子者皆感激思奋,以希特达之遇,其于吏治民生未必无小补也”。

清朝官制和官员做事有个特点,就是尽可能把办大事、选大官、最终裁决高官好坏的机会留给最高统治者皇帝,这也是中央集权制度皇权至高无上,掌控臣僚生杀予夺大权的集中体现。于成龙和余国柱的疏文虽按程序送交吏部,还是希望呈请皇帝亲自考察定夺,批准他俩的建议。果然,奏疏到吏部,吏部依照惯例程规故作严肃地批复“勿庸议”,意思是太荒唐不合常规,实际是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作怪。奏疏最后呈到康熙帝手里,康熙看后赞同于成龙意见,认为举荐实事求是,合情有理,不拘一格,打破常规,于是沉思着点头说道:嗯!江南确实是太过繁巨了,做官也不容易,这个丁思孔有才也太可怜了,就准他为“卓异”吧!过了数日,丁思孔忧心忡忡来到京城述职,康熙皇帝召见,当面考察一番,决定提升他到湖广省担任偏沅(湖南)巡抚。

二、从“勿昧天理良心”到《示亲民官自省六戒》:于成龙一生忠君报国、勤政爱民的政绩历程

唯物史观认为,理论来源于实践并对实践有指导作用。于成龙从最初出仕奉行“勿昧天理良心”到两江总督任内系统总结成《示亲民官自省六戒》,也是儒家理论与清官实践互促互动的结果。

清代“康乾盛世”,正是君臣密切配合,清官发挥功用形成历史合力的结果。康熙少年登基,翦除獒拜、平定三藩、废止剃发、圈地、逃人弊政,堪称雄才英主。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完成武力统一祖国大业,且能摒弃满汉畛域,精选汉族优秀官员,让统治集团充满治国理政的生机与活力。

(一)秉承天理良心,悉心治罗,勤政爱民

于成龙少怀壮志,青少年时代受到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思想熏染,摒弃了世俗的“千里做官,为了金银吃穿”的陈腐观念。顺治十八年,他不顾亲友劝阻,立下“此行绝不以温饱为志,誓勿昧天理良心”誓言,来到瘴气盛行、偏处万山之中的罗城,罗城“瑶僮顽悍”、“带刀携枪,其性好杀,父子兄弟反目操戈,恬不知怪”,归属清朝不到两年,可谓气候环境恶劣,民族关系紧张、经济文化落后的“老少边穷”山区。由于局势动乱,前任知县一死一逃,史称“北人居此,生还者什不一二”。于成龙抵任时满目荒凉,“县中居民仅六家,无域郭廨舍”,县衙仅有3间破漏茅屋,他只得寄居旧关帝庙中。于成龙率先在县城立保甲,严惩案犯,盗发及时捕治。治安好转后,又采取了抑豪强、抚流散、建学堂、修民宅、劝农事一系列得力措施。由于他“洁己爱民”,终于迈开仕宦生涯艰难第一步。经他悉心治理,短短3年,罗城由乱到治。

(二)据理力争,为民请命,闽省廉能第一

于成龙执法如山,廉能具备,在湖广四川政绩突出、清誉不断的基础上,于康熙十七年升任福建按察使,主管八闽之地的司法监察政务。他走马上任伊始,就冒着风险办了件为民请命的大事。当时清朝政府为防台湾郑氏抗清势力,严厉强行“海禁”政策,不许东南沿海一只渔船下海。福建地方官府不顾连年战乱,执行海禁政策特别严酷,动辄以“通海叛逃资敌”之类莫须有的罪名兴起大狱,致使东南沿海一带尤其是紧邻台湾省的福建沿海许多无辜渔民冤死。于成龙审阅案卷发现每案被官府拟处极刑的人数成百上千,甚至祸及无辜妇女和小孩。于是他给康亲王上书,据理力争,力主将案件重审,并且对那些怕得罪清廷而劝阻的人说:“闽省残黎困苦已极。”“皇天后土在上,人命关天至为重要,吾发誓‘不能咸阿从事!’”经他反复陈述争取,终于使1000余名无辜平民百姓免遭屠戮而获得释放,并且集资赎归驻防福建官军役为奴婢的良民子女,少数贫困难归家的还发给川资路费,沿海百姓交相称赞。第二年夏天,于成龙在仕宦生涯中第三次荣获“卓异”,再升福建布政使。巡抚吴光祚专门向朝廷上疏举荐于成龙,称其为“闽省廉能第一”。

(于成龙雕像)

(三)抚治畿辅,一丝不取,回报皇恩民望

在福建任职两年后,康熙帝“特简”于成龙担任直隶巡抚。京城事繁权重,皇亲国戚、达官贵族云集,国内外多种社会势力杂居,各种人情关系盘根错节。委此重任,足见康熙对他格外器重。于成龙不负皇恩和民众期望,兴利除弊。“凡在京亲戚交游相请托者概行峻拒,所属人员并戚友间有馈遗,一介不取”。翌年春,康熙在紫禁城召见,表扬于成龙为清官第一,更念其家计凉薄,“特赐内帑银一千两,御乘连鞍良马一匹”。在直隶巡抚任内,于成龙禁火耗、赈灾荒、革奢靡、绝贿赂、饬学政、查赌博、崇节俭,深得民心。康熙二十年夏秋之际,“顺德府、真定府、河间府、交河县、天津等18州县卫各被旱雹灾伤,于成龙据实详报”,同时大力提倡植树种草打井,改善生存环境,他认为“耕凿树艺培天地自然之利,裕吾民衣食之源”。不久,亲自查处了贪婪知县越履谦等。这件事和于成龙整治地方官互相诬告反咬风气有关,请看《请禁讦告以正名义疏》:

有司迭讦上官,初为谋陷诈赃之举,渐成反噬挟制之风,流害无已,名义与国体俱伤。谨特疏纠参,伏乞睿鉴,以肃法纪,以昭体统事。

窃照上下者名义之所关,举劾者国体之攸重。自督抚以及监司至诸执事,上下名义昭然,不容紊越。若三年计典与荐举必不可停等案并不时纠参事务,必司道府据实款揭合之,督抚访闻无异,方敢列疏入告……臣六月抵任,检结旧案,如任县已故知县施埏宝为申明威勒等事一案,讦报大名道范永茂、顺德府知府殷作霖;广平县已故知县夏显煜为利债之罔取等事一案,讦报大名道范永茂、署广平府事河间府同知周从谦。夫以前任抚臣金清慎明决,贪墨从无漏网,法纪凛然,又安容属员纵吻肆讦无忌,纠劾之权操之下吏?盖以施延宝、夏显煜侵欠库银盈千累万,谋陷诈赃,已死不可复诘,是予道府以不得不揭,抚臣以不得不参之势也。无如效尤成风,恬不知怪。及臣任事数月,惓惓以驱除贪吏、亟救民生为念,以少酬皇上知遇之特恩,择其已甚于百人之中,据道府揭报,略劾数员,以示惩创,以予改悔。随有永清县知县万一鼒依袭故辙,将霸昌道沈志礼列款开揭,臣业据文入告在案。此犹从守、巡两道转报者也。其中恐有勒索情弊,尚未可定,已行守、巡两道会讯。未几而献县知县乔国楝讦河间府知府徐可先、同知周从谦之文又至矣,内称:“兹因严禁火耗,锱蛛尽除,中秋无有馈送节礼,府厅因此怀恨,藉鲁道村崔成失事一案,明知是交河地方,捏诬献县,且谬执别人粮票,枉称献县”等语,附讦知府徐可先、同知周从谦十六、十七等年各款,正在查阅间。据守、巡两道回禀:“前情除批守、巡二道会审确实另报外,臣查得鲁道村崔成家被盗,乃本年三月二十一日事也。崔成赴部报献县鲁道村失事,乔令以交河相推抗,不开具职名。天津道委徐知府亲勘,据实开报,乔令辄肆污蔑之言,致徐知府结舌,不敢定案。限期久逾,事无定局。天津道复委周同知往勘,查鲁道村原属献县地方,因当日同周家庄、高官、上夫庄等村误圈入旗下,共地二百七十余顷,交河还献县段家庄等村共地二百七十余顷。嗣后,鲁道村为旗下圈庄,历来未设保甲稽査,亦无失事,相沿已久。兹忽有崔成被盗一案,乔令坚不承认。周同知细问交河还献县段家庄等村,一切逃盗,俱责之交河,而误圈献县鲁道村之地逃盗等事,何献县可脱然无涉也?转报天津道,开揭献县迟延职名,臣据参在案。”此乃地方公务,恩雠无可巧施,何辄以未送节礼为辞,摭拾往事,公然具讦?且不由守、巡两道,径以验文封送,似此悍藐,将来道、府必投鼠忌器之嫌而隐忍养奸,法纪大不可问矣。各属有司包藏祸心,任意横肆,克剥小民,道府决不敢有过而问者。法纪颓靡,将何底止?我国家数十年振纲饬纪,大小臣工无不以名义自持,何容此干名犯义之辈挟制上官,坏纲乱纪于畿辅之地也!倘海内效尤,风俗人心为之大坏。伏乞敕部严议。如道府不法,而抚臣姑容恣害,应作何从重治罪?而反噬挟制之员作何处分?于以申饬法纪,严戢体统。大义明而国体昭,以养国家久安长治之休,所关匪浅鲜矣。

随该吏部议覆:“查道府不法,督抚姑容不行题参者,有降三级调用之例,应无庸议。至凡官员,若上司有将伊勒索苛求之处,应于未将伊列款揭报纠参之先首告,将伊列款揭报纠参之后,乃将上司列款首告,因将伊揭报纠参之隙捏款首告,亦未可定,相应定其处分之例。查定例,内开:‘京察大计,降级革职官员,如有将考伊官员以受贿、侵勒控告者,将所告之事不准行,本官有冠带者革职,无冠带者交与刑部议罪’等语。嗣后,凡官员将伊列款揭报纠参之后,乃将上司列款首告者,应照此例,将所告之处不准行治罪。俟命下之日,通行直隶各省遵行可也。”

奉旨:“依议。”
(四)总督江南,整饬吏治,兴利除弊

于成龙的廉能得到朝野一致赞许。抚治畿辅未逾两年,康熙二十一年正月二十七日,奉旨:“于成龙清廉素著,著优加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总督江南、江西等处地方军务兼理粮饷、操江,写敕与他,余依议。钦此。”身处东南财赋重地的封疆大吏,于成龙更把整顿吏治、狠刹官场奢靡之风放在首位,并系统提出亲民官“勤抚恤、慎刑法、绝贿赂、杜私派、严征收、崇节俭”六条准则。并且迅速颁布《兴利除弊条约》,内列“严禁火耗、禁止私派、严禁馈送、访拿衙蠹、禁止问刑迟延、严禁借旗放债、严禁滥差、严禁滥收监仓、严禁捕役非刑私拷、严禁奢靡佚游、严禁兵丁虚冒”等15款积弊,责令尽行痛革。
(五)一生两袖清风,布衣蔬食,居官清正

于成龙官越做越大,但生活一直简朴。罗城七年,离开广西到湖北黄州上任时竟然连路费盘缠也没有。福建按察使、布政使任上,他从不收取外商任何礼品,外国商人非常感佩他的节操,认为清廷有此名臣,实乃“天朝洪福也”。在灾荒歉收年景,他还以糠代粮,节余口粮、薪俸救济穷苦灾民,百姓歌谣唱道:“要得清廉分数足,惟学于公食糠粥。”江南民众称为“于青菜”。他的情操尽职享誉当时朝野,而且加班加点“治事尝至达旦”,以致累死在两江总督任上。

三、历史启示:地方治则天下安

历史是一面镜子。党史作为最好的教科书、营养剂,是每一位党员领导干部的必修课。《示亲民官自审六戒》,可为当今政治生态建设提供一些有益的历史借鉴。我们一定要认真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一系列重要指示重要讲话,全面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重要指示,学深悟透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山西工作时的重要讲话指示精神。从现实看,基层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官员行贿受贿、轻视群众利益诉求的情况时有发生。一些政法干部甚至无视党纪国法,阳奉阴违,撑伞护恶,执法违法,坑害群众。因此,落实全面依法治国方略,必须彻底整治政法系统的害群之马,必须加大监督考核惩处力度,切实将党的政治优势、纪法优势转化到为人民群众办实事行动中。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的工作最坚实的力量支撑在基层,最突出的矛盾问题也在基层,必须把抓基层打基础作为长远之计和固本之策。”党中央反复强调,一个地方工作究竟抓得怎么样,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看政治生态好不好。习总书记讲:“政治生态好,正气就足、人心就顺,反之则百弊丛生、人心涣散。”并谆谆告诫:“政治生态破坏容易修复难。山西要牢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的沉痛教训,镜鉴常照、警钟长鸣,既做好刮骨疗毒、重整旗鼓的工作,又做好修复生态、培植土壤的工作。”所以,务必要教育引导广大党员干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树牢宗旨意识,学习好党史这门必修课、终身课。认真开展党史学习教育,切实做到铭记光辉历史、传承红色基因,学党史、悟思想、办实事、开新局。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要严格遵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自觉抵制“七个有之”,既要传承弘扬中国古代清官忠君报国、勤政爱民的优秀品行,更要坚持两个维护,真正做到为民务实清廉。

来源:晋阳学刊

作者:高春平

本网编辑:王洪英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